歌曲音乐

电视剧

小说

漫画


第三十八章 换香余恨人断肠

  自温实初看守惠仪贵妃梓宫,卫临便深得玄凌宠信,一步步当上太医院正,成为太医院之首。卫临医术又高明,向来为皇帝所倚重,且又是我的心腹,皇帝也知道,因此更加信任。现在忽然弃之不用,未必是不信卫临,只怕是对我起了什么疑心了。

  语涉三殿下,是关于予涵那孩子的。

  我的心一丝一毫冷下去,似乎被千年玄冰紧紧压着。寒冷,透不过气来。

  这么些年,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种冰冷无所依靠的感觉。我缓缓走到玄凌塌前,地下青铜九醨百合大鼎里透出洋洋淡白烟缕,皇帝所用的龙延香珍贵而芬芳。我打开鼎盖,慢慢注入一把龙延香进去,又注了一把,殿中的香气愈浓,透过毛孔几乎能渗进人的骨髓深处,整个人都想懒懒的舒展开来,不愿动弹。

  可是此时此刻,我不能放松,不能不动弹,只要一个疏忽,一个差池,我今日的一切,他用性命保护我换来的一切,都要灰飞烟灭了。不只是我死,多少人又要因为我而死。

  不!我不能再冒险!这些年来的辛苦,几番辛苦,我已经撑到了今天,再不能倒下去。

  我迅速合上鼎盖,步到窗前。沁凉的风随着错金丩龙雕花长窗的推开涌上我妆点得精致的面颊,涌进我被龙延香熏得有些晕眩的头脑。风拂在脸上,亦吹起我散在髻后的长发,点缀着浅紫新鲜兰花的数尺青丝,飘飘飞举在风中。我忽然觉得恍惚,仿佛自己还年轻,还在甘露寺的那些岁月,青丝常常就是这样散着的,散落如云,无拘无束。

  我心口盘思着端贵妃与德妃对我说的玄临病情反复的话,卫临的叮嘱也萦萦绕在耳边:“这两年宫中新人辈出,皇上留恋不已,又进了好些虎狼之药,这身子早就是掏得差不多了。只是毕竟是九五至尊,自幼的底子在那里,太医院用药又勤,也未必是没得救了。只看娘娘是什么打算?”

  天色阴阴愈沉,似乎是酿着一场极大的雨。膝盖上的旧伤又开始隐隐作痛,好像一把小钢刀沙沙地贴着骨头刮过来挂过去,无休无止。

  我能有什么打算?又能是什么打算?

  我只深垂蜷首,食指上留着寸许来长的莹白指甲,以凤仙花染得通红欲滴,一点一点狠狠抠着那窗棂上那细长雕花的缝隙,只听“咯”一身脆响,那水葱似的长指甲生生折断了,自己只浑然不觉。须臾,我冷冷把断了的指甲抛出窗外。

  那一年,死在我怀中的那个人。他的血,一口一口呕在我的衣襟上。那么鲜艳的血色,洇在我雪白的襟上,我的心也因着他的血碎成辇粉,漫天漫地的四散开去,再回不成原形。

  我下意识地按住自己的心口,腿上的旧伤疼得更厉害。每到这样的天气,我的腿伤就开始疼痛,似乎是在提醒我,我再也不能作惊鸿舞了。

  也好,他死了,我还跳什么惊鸿舞呢,再不用跳了。

  我微微冷笑出来,笑意似雪白犀利的电光,慢慢延上眼角。

  我缓缓,缓缓地松出一口气。

  我安静坐到玄凌榻前,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把孙才人的事说的最好。大鼎兽口中散出的香料迷蒙的轻烟,殿中光线被重重鲛绡帷幕照得稍稍亮堂些,错金丩龙雕花长窗里漏进的淡薄天光透过明黄挑雨过天青色云纹的帐幔淡淡落在玄凌睡中的脸上。他似乎睡得不安稳,眉心曲折地皱着,两颊深深地陷了进去,蜡黄蜡黄地,似干瘪萎败了的两朵菊花。

  我轻而无声的笑了笑,自塌前的屉中取出一把小银剪子慢慢修剪方才折断的指甲,静静等着玄凌醒来。

  过了许久,也不知是多久,天色始终是阴沉沉的。玄凌侧一侧身,醒了过来。他眼睛微眯着,仿佛被强光照耀了双眼,半天才认出是我。

  他似乎是在笑,声音也有了些力气,轻轻叫我:“皇贵妃。”

  自我册封皇贵妃以来,他已经很少叫我的名字“嬛嬛”了,哪怕是私下里唯有两人相对时,玄凌,他亦是叫我“皇贵妃”。

  皇贵妃,这个貌似尊荣天下无匹的称呼。

  我只是如常一般,含了柔顺的笑意,上前扶他起来靠在枕上,他点点头,“你来了。来了多久?”

  “臣妾来时,皇上刚刚入睡。”

  他淡淡的哦了一声,咳了两声,又问,燕宜呢?

  我替玄凌卷起袖子,亲自服侍他浣了手,又取了绸巾拭干了,才微笑道:“我看贞妹妹连日陪伴皇上不免辛苦,臣妾先让她回自己的宫里歇息去了。

  他哦了一声道。燕宜回去了也好,朕瞧她背地里伤心,只是不敢再朕面前流眼泪,朕看了也难受,想寻思着要多唤几个人来,迟着她服侍着殷勤,也不大好开口。

  我微微一笑,皇上可是记挂几位年轻的妹妹了?

  他看着我服侍的妥帖看着我道:你是大周的皇贵妃,这些事何必你来做,打发奴才做就成了,。

  我笑道:皇上这会子可嫌弃臣妾粗手笨脚服侍不周了么?我盈盈望着他:皇贵妃,位分在高也是服侍皇上的人。臣妾纵然局后宫之首,统领后宫,也是皇上给的尊荣。臣妾所有都是皇上所赐,所以臣妾一刻也不敢忘怀。唯有尽心尽力服侍皇上,才能报的万一。

  他的嘴角轻轻扬起,似想要笑,片刻沉吟道:一刻也不曾忘怀?

  我定定看着他沉声恭谨道:是

  他歪在枕头上,那种似笑非笑的意味更浓了。他伸出手,示意我靠近,我心中有些惊讶,然而依旧面不改色微微侧身靠近与他,他的手有些枯槁,身上有浓烈的药气和病人特有的衰败和腐朽的气味,以及隐约的一股脂粉的浓香。

  我心底暗暗冷笑出来,虽然连日来都是贞一夫人在旁服侍,然后她素来不用这样浓烈的脂粉,必然是哪个宠妃留下来的。我不动声色,暗暗屏住呼吸,排斥他身上那种让人恶心的气味。

  他伸手慢慢附上我的发髻,慢慢一点一点的抚摸着,我心里翻江倒海。只要呕吐出来,我极力忍耐着,他在我耳边说:皇贵妃,你从前从不说这样冠冕堂皇的话。

  我偏一偏头,不动神色的远离他的身体。轻笑道:从前,皇上也不会唤臣妾皇贵妃。

  他轻轻一笑,明黄色的龙袍的衣结散在我脸颊上,手势停留在我的发髻上,道:是啊,从前朕从不这样唤你,从前……

  皇贵妃,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为何得到这样的最贵荣宠,每次听到别人这么唤我,几乎是被利刃凌乱的戳着,终身引以为恨。

  皇贵妃,别人眼中的无上荣宠,与我,确实终身的致命大痛。

  良久我觉得胸口都要透不过气来了,他才放了手凝视着我说道:本想摸一摸你的发髻,却碰到了一头冰凉华丽的珠翠。

  我强忍住凌乱的心跳,似是玩笑:是啊,皇上本想摸一摸臣妾的脸,却摸到了一脸厚厚的脂粉,真是腻味也腻味坏了。

  玄凌的目光有些深沉捉摸不定,又有些惘然的飘忽。“是啊,你如今是这宫中最尊贵的女人了,自然要打扮的华丽些才镇得住后宫里的那些人。他静静的思索了一会,眼底有一抹难言的温柔。朕想起那些年,朕与你在太平行宫消暑,傍晚闲来无事一同纳凉,你头像就像现在这样散着,并无一点珠饰,你这样伏在朕膝上,青丝逶迤如云,当真是极美的。”

  他这样突兀的提起往事,提起那些时光,语气温柔的像山顶上美丽的一抹朝霞,似乎要溺死人。

  我一个恍惚,魂魄几乎要荡出了这个紫奥城,彷佛许多年前甘露寺的钟声悠悠的回荡在遥远的天际,甘露寺下的浩浩长河中,我和他泛舟湖上,满天星星明亮的如碎倒在湖中,青青水草摇曳水中,浆停舟止,如泛舟璀璨银河之中,他牢牢执着我的手,我伏在他膝上,因为是带发修行,长长的头发随意撒着,半点装饰也无。他的青衣有柔软的亲切感,他的声音如三月的风铃。他轻轻道:宿昔不梳头;丝发被两肩。我婉转接口: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他轻笑着拢我于他怀中,手指轻轻穿过我如匹的青丝,他怀中永远是这样清洁芬芳的气息,淡淡的杜若香气。

  那些日子,才是枯寂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可惜那样短暂,我严重酸涩,几乎要泛出泪来,连忙别过头去。我正一正衣裳,对着玄凌。缓缓除下发髻上的装饰。梳理端正的发髻松开的瞬间,青丝如瀑布飞泻,我轻轻问他亦是问自己,是这个样子的吧。

  玄凌的眉眼闪过一瞬间的喜色:皇贵妃,你的容颜和从前没有半分区别。

  是么?容颜如旧,那个人早已经看不见了吧。

  空自容颜依旧如花,若不是真心待你的那个人看,又有什么意思呢?不过是寂寞开放寂寞萎谢罢了。

  想到这里我心中骤然一紧,温和道:多谢皇上称赞。

  这样敷衍过去我想到一件极难开口的事,踌躇道:有件事臣妾十分为难。与贵妃和德妃几番商议不下还请皇上拿个主意。

  他唔了一声,懒洋洋道:有你也拿不了的主意么?说来听听。

  我叹了一口气皱眉道:贵妃和德妃久在深宫见多识广,本也不难办,只是这件事关系到皇家体面,臣妾不得不请始皇上的旨意,本来皇上抱恙,臣妾是不该说的。

  我如此欲言又止,玄凌自然被我问的疑心起来,皱了皱眉毛。你说

  景昌宫孙才人与侍卫私通,如今已经被德妃关在自己的宫室里禁足,如今只等皇上的旨意看看怎么处理。

  我说的并不委婉,话音干脆利落不带一丝感情,刀斧般灌入他耳朵。

  玄凌脸色大变,不敢置信一般,声音顿时嘶哑了,你说什么?

  这几年新近的妃嫔中,孙才人机敏俏丽,颇得恩宠。只是玄凌这几个月都在病中。自然无暇顾及了。

  皇上才一病,平日里的宠妃就迫不及待的与人私通。这分明是把他当成一个将死的人不放在眼里,身为九五之尊,玄凌如何能不勃然大怒,激愤不已。

  我生气平平到:孙才人与人私通请皇上示下如何处置。

  玄凌几乎暴怒起来,脸色铁青,如暴风骤雨。他的手突然一用力,打翻我手中的汤碗,洋洋洒洒了一地。我顾不得去擦淋漓的汤汁,跪在地上道:皇上息怒。

  他极力平息心中的怒气,克制着到:不关你事

  我欲泣。是臣妾不好,不该告诉皇上的,

  他用力拍在榻上,可是身子发虚,并不是很响怒道:什么不该告诉朕,是什么时候的事,你给朕一五一十说来。

  我极力扶着玄凌的背劝他息怒,一边娓娓道来,那人是孙才人闺阁时就认识的,想是两情相悦,不,早有苟且,孙才人入宫后,那人必定贼心不死。才想法设法的混入宫中当了名侍卫,以期得会与孙才人。他们素日如何来往臣妾并不知晓,只是前日夜间,德妃与欣妃向皇上请过安后已经极晚,于是各自会自己宫中去,不想经过孙才人的景昌宫时,听闻墙内花丛中似有异声——孙才人的景昌宫本就偏僻,本来那个时辰是不会有人经过的。只是欣妃要送德妃回去才偶然择了那条路走,也是合该事发。原本以为是哪个宫的内监宫女不检点,德妃协理六宫,自然是要整肃宫闱,容不得这样的事。于是两人带了宫女进去,不料在紫荆花丛下,衣衫不整的竟然是孙才人与那个狂徒,两人正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德妃当时就惊住了,忙扣下了人,遣了欣妃赶至臣妾宫中禀告。”我看一眼玄凌愈加恼怒的神色,小心翼翼继续道:“臣妾自掌管六宫以来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事,更是闻所未闻,匆忙赶去时两人还被扣在紫荆花丛下大汗淋漓,孙才人的赤色鸳鸯肚兜还挂在那狂徒的腰带上——千真万确是抵赖不了的。只得让人先把孙才人禁足,把那狂徒押进了暴室。”

  孙才人的赤色鸳鸯肚兜还挂在那狂徒的腰带上——这是何等香艳的场面,果然玄凌听到我说这句话时,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要破裂一般。

  我越尽责说得详细,于玄凌来看,更是细致入微如同耳闻亲见,历历在目,叫他一闭上眼,脑中都是我所述情景,不得安宁。

  透明至几近纯白的鲛绡帷幕被风吹得纠缠在一起,直欲飞卷。外面的雷声更大了,窗台上一盆细翠的文竹被灌进的风晃得摇摇欲坠。我起身去关上长窗,雷声隐隐被隔在殿外,气氛更是压抑。

  玄凌久久不语,胸口气息激荡,起伏不定,他恨声道:“那个狂徒……是什么人?”

  我依依道:“这样的狂徒不值一提,免得污了皇上的耳朵。”

  玄凌只简短吐了一字:“说。”

  我仿佛极难启齿的样子,偷偷觑着他的神色道:“是个侍卫,其貌不扬,很是不堪的样子。听说家境也不好,是个市井之徒,并无官爵。”

  若是清秀潇洒的翩翩少年,或是才子英雄,只怕玄凌还好过些,绿云盖顶本市男人最难堪的事情,偏偏君王宠妃,却与个不能与他比上分毫,极猥琐卑贱极不如他的男人私通,不知此时玄凌心中是如何激怒欲狂。

  我察言观色,知他已经怒到了极点,轻轻道:“此事如今闹到人尽皆知,臣妾与贵妃、德妃都不敢擅作主张,只能请皇上示下。”我又追问一句:“皇上可要下手谕?”

  “人尽皆知?”玄凌怒不可遏,额上青筋暴起,“如此不知羞耻的两个贱人,如此污秽之事,简直玷污了朕的手谕!你去传朕的口谕……”他眼中闪过一丝雪亮的凶光,干干脆脆道:“杀!五马分尸!”

  他这样顾及颜面的人怎么会肯下手谕明白宣召自己的耻辱,于是只恭敬着道:“臣妾领旨,自会处理得当。皇上好好歇息吧。”我满面自责,委屈着道:“都是臣妾的不是,没能为皇上打理好后宫之事,才会有今日之乱,让皇上着恼了。都是臣妾无用。”

  玄凌抬一抬手,“爱妃起来。你要为朕批阅奏章知晓朝政,又要照顾膝下四个孩子,已是自顾不暇。”他愤道:“贵妃、德妃与贞一夫人也是无用之辈,三个人也看不住这后宫,白白居这么高的位份。”

  我不免为这三人委屈,说道:“皇上这话可错怪了这三位娘娘。端贵妃想来身子孱弱,只一心在通明殿为皇上主持祈福,尽心竭力;又贞一夫人本就是不好事的,自皇上病来,接连几日在显阳殿照顾皇上龙体,不可谓不辛劳;德妃又要照顾几位帝姬皇子又要料理后宫的千头万绪,也极是费神。毕竟后宫虽是琐事,但件件都要亲力亲为,哪里防得住小人添乱呢。臣妾回去,必定好好训导她们,严肃宫纪。”

  玄凌闻言也颇有些怜惜,缓缓道;“也难为你们了,朕一病下,都要你们几个弱女子操持担待,皇子们又小。”

  我温言道:“为了皇上,什么都是应该的。只盼皇上的身体尽快好起来,臣妾们也就安心了。”

  如此几句,我重又斟了茶,正好言好语安抚玄凌躺下,忽听得殿外有喧哗声,我不由得微微蹙眉,柔声道:“不知外头什么事,臣妾去瞧一瞧。”

  他只有点头的力气,道:“去罢。”

  却是康嫔在外头急着要请安,因有我的吩咐,李长便不肯放她进来。她见是我出来,手忙脚乱屈膝下去规规矩矩行了个大礼,道:“皇贵妃娘娘如意金安。”

  我刚入宫时,康嫔史氏尚是个美人,早早就失宠了。只是与我几月的同住之谊,后来玄凌进封诸妃,也赏了她一个“康贵人”的名位,十余年下来,她在宫中也是个老人了,虽早已没了皇帝的恩眷,但资历却在,慢慢也熬到了个嫔位。

  我素来不太喜欢她,又在烦心中,于是神气便不大好,只淡淡道:“你怎么来了?”

  她的神色有些急切,却也喜孜孜的,似有什么天大的好消息。见我问上来,忙欢欢喜喜道:“启禀皇贵妃,臣妾一是来向皇上请安,二是来向皇上和娘娘贺喜的。与臣妾同住宫中的汪贵人有喜了。”

  我的眼皮突地一跳,惊道:“什么?”

  汪贵人,亦是玄凌这两年所宠爱的。

  乾元后几年选秀频频,玄凌身边的宠妃越来越多,且家世门第各有参差。唯一相同的就是,她们进宫时的位份都极低,多为最末品的更衣、采女而始,要往上进封本就艰难。且她们都美貌,且年轻,每个人身上都带了一点点昔日纯元皇后的影子,当然,也就是那么一点点。

  这么多的莺莺燕燕、青春貌美,玄凌自然是迷入花丛了。

  我身为皇贵妃掌理后宫,不仅要为玄凌主持选秀,也要为他管束嫔妃。于是凤谕下来:“若无身孕,不得进位贵人以上,亦不予赐号。”

  所以即便得宠的贵人、常在或是娘子,也均以姓为号。

  只是除了我和卫临,谁也不知道玄凌其实已经不能生育。在我的因势利导下,后宫各个年资久远又位份贵重的妃子对新人们极力压抑。无子的妃嫔,名位又不高,且各个争宠内斗不已,自然不会危及我的地位了。

  康嫔脸上的喜色愈浓,道:“是汪贵人,她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呢。”以她的性子,自然以为这样来报喜是能沾点荣光的,毕竟是和她同住一宫的妃嫔呢。万一皇帝来探望,她也能得见天颜了。

  “三个月?”我在唇边回味着这个数字,心里冷笑起来,玄凌病了也有四个月吧,只是不晓得这几个月召幸过汪贵人没有。无论是几个月,都不会是玄凌的孩子。

  我还有些把握不准,只说要想一想,把李长叫到一边,问:“这四个月来,汪贵人有没有侍寝?”

  李长低头想一想,道:“似乎没有,自皇上病来,是任娘子、李选侍和大小刘美人侍寝最多。”

  我微微颔首,不是玄凌的孩子又怎样呢?我容怀淑帝姬出生了,她的生母江沁水我也不曾薄待,十分亲厚。

  我是在报复。

  我转一转头,望向大殿深处的玄凌,很快拿定了一个主意,我的笑意浮起在脸颊上,和颜悦色道“这是好事啊!皇上才刚醒了,随我进去请安吧,顺便好好贺一贺皇上。”

  康嫔摸一摸鬓边的珠花,理一理衣襟,悄声问我“娘娘,臣妾的装束不失仪吧。”

  我笑吟吟道“很好。你看我呢?”此时我长发几乎委地,因刚才要出来,才随意挽着。她奉承着赔笑“娘娘怎样装扮也是天姿国色。”

  我将她带至玄凌面前,康嫔久未面圣,不免有些紧张且拘束。玄凌大量她几眼,疑惑的看着我,问“她是谁?”

  此言一出,康嫔的神情明显一滞,张口结舌。我忙笑着圆场道“皇上政务繁忙,如今又龙体欠安,难免精神短些。这是万春宫的康嫔,特意来向皇上请安的。”

  玄凌“哦哦”两声,忽然道“从前有个史美人……”

  康嫔喜出望外道“正是臣妾,不想皇上还记得。从前皇上最喜爱臣妾的鼻子了。”

  玄凌想一想道“是吗?似乎有些不太像了。”又问“你来请安吗?朕有些乏了,你先跪安吧。”

  我见玄凌厌倦得很,又有打发康嫔的意思,忙道“康嫔许久未见圣上可,磕一磕头吧。”

  康嫔见机,忙跪下磕头道“臣妾恭请皇上圣体安康,恭喜皇上。”

  玄凌方才生了大气,尤在气头上,忽然听得康嫔贸然道喜,难免不豫,道“朕有何喜之事?”

  康嫔见问,忙忙含笑答道“恭喜皇上。臣妾宫中的汪贵人怀有龙胎已经三个月了。这两日害喜得厉害,太医刚刚诊脉确定了。”

  这样一说,玄凌自然欢喜,一时间神色大好,一连声笑道“赏!赏!传旨下去,汪贵人进从五品良娣,康嫔进从四品顺义,再赏万春宫所有宫人三月的俸禄。”

  玄凌喜不自禁,连连向我道“宫中数年未得子嗣的消息了,不想还有今日!”

  我含笑道“贺喜皇上,有子嗣的喜讯,可见皇上的身体就要万安了。宫中已有数年不闻新生儿啼哭,待来日小皇子出生,一定要好好晋封汪良娣,再大赏六宫才是。”

  玄凌大喜,即刻就要撑着身体披衣起身去万春宫看望汪良娣,我忙拦下道“皇上要去看汪良娣什么日子不成呢?偏要挑在这时候。不如好好将养着,待身子好些再去。”我指一指窗外,“可要下雨了呢。”

  玄凌拍一拍手道“爱妃笑话,瞧朕欢喜过头了。”

  我含笑提醒道“皇上别欢喜得忘了,嫔妃怀有子嗣,该在“彤史”上好好注上一笔才是呢,这可是要紧的事。”

  玄凌拉我的手笑道“多亏皇贵妃这位贤内助提醒,这是自然的。叫李长取“彤史”来,朕也看一看,是那一日宠幸的汪良娣。”

  不过一炷香功夫,李长捧了“彤史”来,玄凌喜滋滋道“朕亲自来添这一笔。”

  我冷眼瞧着他欢喜的神情,便也陪着微笑。

  只见玄凌飞快翻了几页,手势越来越凝滞,几乎要僵在了那里,心里霎时雪亮透敞,果然他的神情渐渐冷寂下去,冷寂到和方才一样了,一个字一个字问向新封的史顺仪道:“你说——她怀了多久的身孕?”

  史顺仪见玄凌骤然变色,尚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笑容僵在唇边,只得带了喜悦的声音道“回禀皇上,汪良娣有孕三个月了。”

  “三个月?”玄凌的声音中似包含了万军雷霆之怒,“哗啦”一声把“彤史”劈头盖脸砸到史顺仪脸上,喝道“你说她怀孕三月,可是朕足足有四个月不曾召幸她了!你说!她这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长远的天际深处传来轰隆的雷声,寒凉的雨水从?间哗哗抽落,似无数把利刀直插大地之腹,仿佛也在宣泄着无尽的愤恨,无尽的帝王之怒。

  我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适可而止地化作一声惊呼“皇上……”

  玄凌铁青到失去人色的脸上泛起凄厉的酡红,似一点如血欲泣的残阳可怖。我从未见过他这样可惊可怖的神情,李长吓得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玄凌迅疾披衣泣身,疾冲向前一个耳光扫到史顺仪光滑的颊上,史顺仪的脸立即肿胀出血,她吓得瑟瑟发抖如狂风中一片枯叶,连哭也不敢了。

  玄凌冲到长窗下,蓄力推开窗盾,眼光如同要杀人一般凌厉狠辣,几乎要喷出火来,燃尽这天地间倾盆而下的大雨。

  我忙不迭冲到他身前,一把拽住他的寝衣一角跪下哭诉道“皇上千万珍重龙体,可不能这样淋雨啊!”

  大雨从窗间灌落,有清冷而萧疏的意味,和我的头脑一样冷静而清醒,我且哭且诉,史顺仪早已被这突然地变故吓得呆在了那里呆若木鸡,李长慌忙膝行上前道“皇上别为了一介女子伤了身体,那个汪氏要杀要剐皇上做主就是,只要皇上消气就是,皇上——皇上——您可不能淋雨啊!”

  玄凌的大半个身子已经被窗外的暴雨淋得渗透,明黄的寝衣成了焦土一样颓败的颜色,紧紧贴附在他羸弱的身体上,几个焦雷堪堪自颢阳殿顶上滚过去,轰得人的耳朵“嗡嗡”乱响,头晕目眩不已。

  玄凌的力气极大,一把把我自地上拉起,把我身上的半件外衫都从肩上扯脱,露出白底绯红莲花的锦缎裹胸,我一迭声惊呼道“皇上——你怎么了!”

  玄凌眼神如痴如狂,恍恍惚惚喃喃叙述着“也是这样的雷雨天,朕在躲在帐后,母妃被王叔牢牢地抱着,王叔的手在母妃胸前的衣襟里。父皇——他是天子啊!”他骤然狂叫起来,那声音在刹那盖过了殿外的电闪雷鸣“朕也是天子!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朕——为什么都要背叛朕?”

  几乎是同时,他的鲜血从后头涌出,喷在我雪白?绯红莲花的裹胸上,那红,盖过了莲花的颜色。

  那血,那血——那一日,那一口滚烫的鲜血,他的血,也是这样喷到我胸前,我失控地叫起来“太医——太医——在那里?”



《甄嬛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宫廷小说,本站转载收集甄嬛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