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音乐

电视剧

小说

漫画


第三十五章 瓦砾明珠一例抛

  乾元二十八年三月初九,是率凌四十周岁的天长节,宫中皇帝生辰称天长节,太后生辰为圣寿节,自皇后圈禁,我被立为皇贵妃后,我的生辰亦许称千秋节,而今年恰逢玄凌四十一岁圣寿,虽有亲王逝世一事,但在群臣奏请之下,天长节依旧是极改奢靡之能事。

  三月初九之日,玄凌宴百官司于前朝紫辰宫下,大陈歌乐,倾城纵观,天下诸州都令宴乐休假三日,在欢庆之宴上,奏庆生大曲千秋乐,丞相领群臣上殿,捧祝皇帝万寿,玄凌喜赐四口以上官司员金镜珠,五品以下官束帛,并喜题八韵诗以示群臣,

  后宫的饮宴设在明苑,自紫奥城至明苑一路彩坊接连不断,连缀着彩头,彩朗,演剧采台,歌台,灯坊龙棚,灯棚无数,一路上,用彩绸结成的万寿无缰,天子万年,等大字赫然出现在彩墙上,京城内外,金碧相辉,锦绮相错,华灯实烛,弥漫周匝,紫奥城及明苑,绣帷相连,笙歌互起,金石相辉,坛霞万色,开始,乐人先效百鸟鸣,内外静然,只闻半空和鸣,若蛮凤羞集,自皇贵妃至最末的更衣,所有妃嫔坐于观景殿内,有品级的命妇则坐于殿侧两廊,教坊乐等,两边对列杖鼓二百面,乐人强琶琵,方向,跳三台舞之扣,小儿舞队二百余人进场,红紫银绿,色彩斑澜,年纪不过十二,三,正是最轻灵的时候,装束得宛若仙女,执花而舞,且舞且唱,最后,宫中歌姬舞伎唱踏歌,奏慢曲子,做百戏,跳贺帮舞,。

  歌舞弥漫至黄昏时分,众人已由最初欢欣渐渐变得疲备,连玄凌也不觉呵欠连连,叶澜依以泥金合欢扇掩面,轻俏一笑:皇上若是乏了,不如想个新鲜玩意儿,玄凌伸一伸手臂,笑道:艳嫔有何妙想”,她妩然一笑:臣妾蒙得皇上宠爱,虽起自微末,却也享尽荣华,今日来到明苑,臣妾想起从前在狮虎苑驯兽旧事,皇上天长万寿,臣妾想以旧日技艺博上皇上一笑。

  玄凌思忖片刻道:不好,虎兽凶猛,万一伤了你????。她致道微摇,似笑非笑地望着玄凌,:“皇上忘了臣妾自幼与虎豹为伍么,还是以为臣妾享于安乐,不复往日乔健了”。她忽地一笑:“臣妾所有,不过是取自于皇上,今日只是想为皇上一尽心意,皇上不肯成全吗”

  姜小媛巧笑看着玄凌道:听闻艳嫔姐姐驯兽时最为美艳,才使皇上怦然心动,臣妾无福,一直无缘看见,今天艳嫔姐姐自己肯,倒是饮了咱们的眼神速了吧“

  玄凌见她执意,也不觉起了兴致,便笑道:“好,你去吧“

  叶澜依眸光深沉如静潭,翩然起身去更衣,她再入场时已换了一身明丽的青碧色花裙,那色是隐隐有些透明,依稀可见是镂空融乡的银线花纹,修成一朵朵盛放到极致的合欢花,衬着明灿阳光,她满头青丝约披散着如瀑布一般,只用新鲜的粉红花朵和着碎碎的雪色小珠花编成花环戴在头上。她赤着足,足上束着一串赤金足环,行动时微有玲玲声,与手腕上十数只金环遥相呼应,一双雪白晶莹的脚步,远远望去与她发上雪白珠花并无相异。十个肚脚趾的趾甲都描作玟瑰红色,像十朵小小蔷微绽放在雪白足上。

  京都三月尚有料峭春寒,众妃见她穿得如此单薄,冶艳,都十分好奇,接着是一只金钱豹,头圆,耳短,胸脯宽阔结实,四肢强健有力,全身毛色棕黄鲜亮,油光水滑,浑身均匀,在阳光下泛起油润光泽,一双暗绿色的眼睛宛如在墨玉里的琉璃珠让人不寒而粟。那一刻全场禁声,虽然相巨很远,可观景殿上仍有不小胆的嫔妃吓得花容月色,直往后躲。

  叶澜依孤意在眉,深情在睫,烟视媚行,极天然妩媚。她见众人害怕,不觉轻蔑一笑,说话时,有两名内监端着肉来,上好的牛肉盛在铜盘中,叶澜依接过铜盘,随手取了两条扔在豹子面前,温柔抚摸着豹首,低低呢喃着什么,那豹子似乎知道没人跟它抢,极悠闲地走过去,慢条斯理地撕咬,雪白微吡的牙和粉红的舌头相互碰触,一堆肉便消失在唇间,她见叶澜依不再喂,便懒懒地的在原地睡着,一动不动,很是乖驯,好似一双温顺的大猫一样。

  见猛兽在叶澜依安抚下如此温驯,玄凌不觉喝了一声彩。一时间观景殿内掌声如雷,人人赞服,德妃在一避笑一壁向我说:从来美人见得不少,但这样的真未见过,一直以为艳嫔冷傲,不曾想有这样动人之处,我若是皇上,当日也会把她带入宫中。:“此时的叶澜依,似在做着一件最熟稔的事,悠悠然如一朵出云丹芝,在一瞬间照亮所有人的眼眸。

  她在铜盆中取出一条鲜红牛肉在半空含笑晃了两晃,那豹子便前肢发力,仅靠后肢站了起来去舔舔,完全模仿人一般站立。叶澜依含笑连连含首,一步步向后退着,豹子便步步跟进。

  众人连连惊呼,叶澜依安抚好豹子伏下,忽地旋身步出铁橱,招手唤过侍女,奉上一件钱豹所制裘衣,轻软厚密,十分温暖,她柔媚地半跪在殿外,恰恰挡住豹子的视线,她声线宛转清亮:这件裘衣是用金钱豹整张皮所制冬日防寒最佳,臣妾亲手制成,还望皇上笑纳。她眉眼盈盈,玄凌十分喜悦,即刻披在身上,果然有不怒而威之气,神采焕然。叶澜依微仰着头,薄薄的双唇有清冷的弧度,含着一缕安宁微笑,神色恬静如湖水,她转身的一刻,我迅速捕后捉到她一抹决绝之色,心中一震,看着她随手掩上铁栅大门,疾步上金钱豹的背,玄凌看着她驱使着金钱豹越走越远,只是没有动静,不觉有些着急,披衣向观景殿外走去。

  贞一夫人温婉劝道:皇上不宜出去,太接近猛兽实在危险。玄凌草草点头,回首笑道:无妨,那畜牲跑不出栅澜,且有艳嫔好驯术。众人兴致勃勃,见玄凌步出,亦大了胆随,期待叶澜依带来更让人兴奋的表演。欣妃亦欲起身,我按住她手,笑呤呤道:“姐姐身份尊贵,别跟着那些位份低的宫嫔出去看热闹,平白失了身份。我瞧那豹子骇人得很,别伤着了才好。

  欣妃本想去看,听我这般说,只好坐下。一声响亮的呼喝声突起,只是一瞬间,那豹子猛然回头,一见身着豹皮裘衣的玄凌。眼中陡然冒出两条金线,赫然描出吊睛铜目,满口森利着,正是一双猛兽的情状,只听得那豹子狂叫一声,冲破铁门,直向观景殿扑来。

  谁也没有发现原来叶澜依入铁栅时只是虚掩铁门,并未锁上,那金钱豹极基凶猛,轻而易举便扑出,只闻得有腥风阵阵扑面,那狂怒的豹子转瞬即至。

  贞一夫人凌厉呼了一声,正要往外奔去,她的裙裾却不知何时已被宴桌压住,一挣扎反而跌在地上。

  众人不防变故突生,吓得魂飞魄散,手足无力,又见叶澜依稳稳伏在豹子身上,面前侍卫根本拦他不住,举了箭也不知该往哪里射。

  几乎就在那豹子的腥气可以扑到玄凌身前的一瞬,玄凌葛地反应过来,随手横拖住近旁的恬嫔往前一挡,恬嫔惊呼一声,立时吓得晕了,那豹子毫不犹豫,伸出利爪一撕几乎把恬嫔整个人撕成两半。

  浓烈的血腥气在观景殿前迅速弥漫开来,有些胆小的妃嫔吓得连声惊呼,晕了过去,观景殿前原本不大,因着有节庆之物繁多,更加狭小,几乎无处可逃,御苑圈养的兽类本少伤人,那豹子陡然闻得人血气,也不觉征了一怔,低头舔去已然死去的恬嫔身上的鲜血,叶澜依见豹子贪恋舔那人血气,怒喝一声,一把揪住豹子头中皮毛,那豹子吃痛,越发生了兽性,怒吼一声,张牙舞爪地向前扑来,电光火石间,玄凌已扯过月贵人挡在身前,月贵人又惊又怕,厉声高呼,头手乱挥,倒震得豹子不解基意,盯着她看了两眼,随即伸出一抓在她肩头,将她整条臂膀扯落下。那豹子还不罢休,另一爪已到玄凌跟前,不过是转眼的空隙,近身的侍卫军早已顾不得豹子前上的艳嫔,齐齐持箭对准那豹子,无数利箭同时发出,好似一阵乱雨,密麻直射向那金钱豹身上,箭无虚发,立时中的那豹子垂死挣扎,利爪从玄凌的脖颈到胸口无力划过,裘衣底下的龙袍亦随之一起破,有鲜红的血液漫出,豹子被身得像双刺胃一般,狂吼数声,终于渐渐无力。气绝身死。

  叶澜依身负数箭,银白箭头锐利洞穿她的身躯,使她奄奄一息,死者的迫近使她面容平静而深沉,她皱眉,声音清楚而断续:““真可惜,杀不得你”玄凌伸手抚上胸口,痛楚下惊怒难挡,他挥开急欲扶他的我与德妃厉声道:“朕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谋害朕”“六王这样好的人,你也要赶尽杀绝,还要伪作兄弟情深当真连畜牲也不如”她口中吐出鲜血恨道:“自王爷暴辟,我早存杀你之心,你这样的人连手足之情也不顾,只配我使唤畜牲来杀你”

  “放肆!你竟敢对他有私情,竟敢为他谋逆行刺朕!”

  她难掩眸中神色:“不妨告诉你,在你身边每一刻,与你每一次接触,都让我无比恶心,厌恶难当”有婉约的笑意在她清醒的面庞浮起,她幽幽一笑,仿佛一朵合欢花摧残:“这世上唯有他真心对我好,他一死,我再无可恋”玄凌伤后动怒,鲜血不断从他缝间涌出,面上愈加苍白无人色,他咳嗽连连,终于一仰不知人事(差了一小句)

  妃嫔一们乱作一团,一声呼太医,一边忙着扶玄凌入内。我端正神色,镇静吩咐入宫人入内服侍重伤的玄凌,又命人抬走恬嫔尸首,照料已经失去一手昏过去的月贵人,随后疾步放内室看顾玄凌。

  疾步的瞬间,我忍不住心底哀楚,回首去看垂死的叶澜依。

  她倒在汉白玉砖下,仿佛一片随时会被稀薄阳光化去的春雪,轻飘飘失去生气,唇角含着最后一缕柔和浅笑。我再不回顾,碧海蓝天的自由,那是我与她都毕生不能达到的的地方,所以她走了,唯独我留下。



《甄嬛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宫廷小说,本站转载收集甄嬛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