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音乐

电视剧

小说

漫画


第十八章 脸容初断故人肠

   “大姐姐!”玉娆的足音跟在叶澜依身后,急急进来,“大姐姐,你那么晚还不回宫,我可急死了!”

  玉娆奔得太快,足下踢到铺地金砖,一个踉跄,几乎要摔倒。玄汾在旁用力一扶,淡淡道:“小心些。”

  玉娆耳根一红,横了一眼,甩脱他的手,奔至我身前上上下下地看我,满面忧色,“大姐姐没有事吧?”

  我轻轻抚一抚她的头发,微笑道:“我没有事,谁带你来的?”

  叶澜依轻轻一福,已然立到了玄凌身边,“臣妾才要回宫去歇息,谁知碰上了这位急三火四的三小姐带着丫头要找她的淑妃姐姐。臣妾又见她带着的丫头是花宜,想起来花宜是淑妃从凌云峰带来的,正好静白师父是甘露寺的人,花宜曾说她在甘露寺有故人相识,臣妾想静白一人的话不足信,多个人也好呀。所以把自己阁中的腰牌给了花宜去找人,谁知这丫头腿脚倒快,赶着就回来了。”她三言两语说完,像是说着一件极不要紧的事,顺手取过一盏银耳莲子羹,坐下悠然细品。

  玉娆见我神色虚弱,不由气愤抬头,“皇上废了我姐姐一次,还要再废第二次么?!”

  疾奔后的玉娆鬓发有些松散,只以柔粉丝带束起,簪一只小小的纯银蝴蝶压发,却增了几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天真之姿,她穿着素净的洁白上襦,只在衣襟一侧斜绘一枝浅粉玉兰,长长伸至肩头,浅浅鹅黄罗裙上以朦朦的翠绿渲染裙摆,再以工笔绘满粉白折枝玉兰,素颜立在花枝招展的嫔妃之间,生生脱颖而出。

  这是玄凌第一次看见玉娆,他目光缓缓一沉,整个人恍若出神离窍了一般,恍惚轻声道:“宛……”

  跪于他身后的皇后已然平静接口,“宛若天人。”她淡淡笑着看向玄凌,平静无澜的笑意中有一丝难掩的焦灼与克制,“淑妃的妹妹果真宛若瑶台仙子。”

  我心中一沉,忙拉住玉娆在身后,示意她不可多言。

  玉娆按捺不住,指着与花宜同来的姑子道:“甘露寺的姑子不止静白一个,皇上也该听听别人的。”

  那姑子也不瞧静白,径直走到我跟前,道:“一别数年,娘娘手上的冻疮冬日还发作得厉害么?”

  玄凌神色稍转,问道:“你也知道淑妃手上冻疮的事么?”

  莫言淡漠应了一声,“嗯,淑妃在甘露寺时要砍柴、洗衣、做种种粗活,寒冬腊月手也浸在河水中,怎能不长冻疮?她若不做,静白便动辄打骂,淑妃不曾出月就离宫,身子未得好好将养,时常病痛,还在下雪之际被静白诬陷偷了燕窝赶去了凌云峰,几次差点活不下来。”她端详我,皱眉道,“只是现在气色还不好。”

  众人第一次听闻我在宫外的遭遇,敬妃念了句佛,忙道:“难怪温太医时常去看望,若不常去,娘娘此刻恐怕已不在这里了。”

  周婕妤瞪着静白道:“你是出家人,怎忒地狠毒。”

  “阿弥陀佛,”莫言道,“娘娘能安然至今,她倒也不算狠毒。凌云峰那种地方偏僻难行,常有狸猫出没伤人。淑妃若真与温太医有私,大可一走了之。何必在那里吃苦。”

  玄凌伸手欲抚我面颊,歉然道:“嬛嬛,委屈你了。”我侧首避开他的手,面上微微一红,再不说话。

  静白面如死灰,“贫尼并没有苛待娘娘,只是吩咐她做寻常姑子所做的活儿。凌云峰……凌云峰……”她说不下去,只死死低下头去。

  浣碧垂泪将往日诸事拣要紧的说了几件,每说一件,莫言便略略解释几句。诸妃闻言无不变色,胡蕴蓉哼了一声道:“还说修行呢,没把命修进去就是造化了。”

  陵容长长的睫毛如羽翼一扇,垂泪道:“姐姐受了好大委屈,还请皇上重重处置这个姑子!”

  玄凌道:“你说如何处置?”

  陵容饱满的唇色似盛开的玫瑰,娇艳欲滴,“臣妾以为要立刻绞杀!这个姑子心眼忒坏,又爱搬弄口舌是非,皇上定要拔了她的舌头给姐姐出气。”

  吕昭容不屑一笑,“总以为昭媛温柔敦厚才得以皇上喜欢,原来也有这辣手无情的时候。”

  静白吓得面如土色,死命挣开去拖她的侍卫的手,极力喊道:“祺嫔小主!祺嫔小主救我!”祺嫔自顾不暇,硬生生转过脸不去看她。

  “且慢”我示意侍卫退开,“此刻静白师父喊祺嫔小主喊得很顺溜了,怎么方才还说已经两年不曾踏足后宫了?”见到滟贵人脱口便称‘贵人’,供海灯时又知道贵人将进位一列,可见对后宫近来之事了如指掌。那么是谁背后指使呢?倒是难为了她一个个把你们搜罗起来。”

  一声尖锐的哭声爆发在殿内,远远跪在殿门口的玢儿膝行到我眼前。拖住我的腿大哭道:“奴婢对不起小姐!可是奴婢不敢不来宫里,奴婢若不来,祺嫔会让陈四打死我。”她撩起衣袖,露出满手臂未愈合的伤口,有些结了痂,有些还在流血化脓,“小姐!小姐!”她痛哭流涕,跪在玄凌脚下磕头如捣蒜,“小姐与温大人虽然相识得早,但他们真的没有半点私情!”

  我含泪拉起玢儿,温言道:“我没有怪你!这些年,你也受了不少委屈了。”

  我看着玄凌,柔声道:“祺嫔指使玢儿,斐雯与静白污蔑臣妾,此事昭然若揭。只不知还有谁背后指使祺嫔,否则她没有这样大的胆子,也想不了这样周全!”

  胡蕴蓉道:“淑妃这话不错。若由得此人在宫里兴风作浪,只怕以后的日子还是不得安宁!”她瞟一眼皇后,“还请皇上早下决断。”

  我泠然看着祺嫔,“你若供出幕后主使,本宫或许可以饶过你。这条命要不要全在你。”

  她眉心忽的一跳,对生的渴望X住她的心跳,沉思良久。她神色一亮,大声道:“没有,没有人主使我,淑妃,是我自己恨毒了你!”

  “是么?从管氏一族崛起那一日起,你兄长嫉妒我兄长,你恨毒了我。”

  “与我的家人都不相干!自进宫那日我就想,我的门第,资历,才学哪点比不上你,何以要皇上面前都让你占尽了风头?”她的目光快速从皇后身上掠过,“所以,全是我自己的主意。”

  “有自己的姐妹在宫中真好。”皇后喃喃道。

  胡蕴蓉轻轻皱起画成远山黛的娥眉,皇后望着我与玉娆安静出神,轻轻道:“臣妾看见淑妃与她妹妹,想起当年与姐姐一同侍奉皇上的情景。有亲姐妹在一起,不仅福祸与共,至少有一个人会信任自己。”

  玄凌轻轻“嗯”了一声,皱了一晚的眉头舒展开来,似沉浸在极遥远的往事中。“皇上,”皇后凄婉抬头,珠玉繁翠下的神色哀凉如下弦冷月,“若姐姐还在,一定会相信臣妾的清白,她知道自己的妹妹必不会做这样的事!”

  玄凌又轻轻“嗯”了一声,他双目似睁非睁,端详皇后良久,“地上凉,跪久了膝盖疼,你起来吧。”

  皇后艰难起身,剪秋赶紧扶了一把。玄凌徐徐道:“那水……”

  话音未落,却见染冬已经跪下泣道:“奴婢不是有心,娘娘去备水时奴婢X了一把,奴婢忘了自己刚在后院淘澄过白矾,不小心手指上沾到了。”

  玄凌还是那样轻轻“嗯”了一声,似梦游一般道:“皇后,染冬年纪大了。做事又不当心,不能再留在你身边伺候了,打发她出去吧。”

  皇后低一低头,答了声“是”。

  我把孩子交到浣碧手中,低声道:“皇子乏了,叫乳母喂了奶早些睡吧。”浣碧答应一声,悄悄出去了。

  殿中极安静,听得见远远树梢上乌鸦扑棱翅膀的声音,“霍啦啦”那样苍凉,在紫奥城的上空留下破碎的回声。

  玄凌还是那样淡漠的口气,“祺嫔管氏,祥嫔倪氏危言耸听,扰乱宫闱,剥夺封号,降为更衣,余容娘子荣氏”他的语气在提到这个名字时有了些莫名的温情与怜惜,“罚俸三月,婕妤赵氏罚俸一年,其余的由淑妃自行处置。”

  护甲咯在手心有冰凉的冷硬。我略整一整鬓发衣衫,缓缓道:“斐雯,静白,乱棍打死,槿汐带玢儿回去。”

  我冷眼看着狂呼着“救命”被侍卫硬拖出去的两个人,那种撕心裂肺的恐惧带来的绝望呼声让我觉得刺耳。我的声音没有任何情感,“自本宫回宫以来,关于本宫和双生子的留言已经太多。从前不加责备是觉得留言无稽,谁知一再宽纵反而酿成今日大祸,”我顿一顿,“拔了她们的舌头,再施杖刑。”

  目光环顾四周,众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很快,侍卫把两片血淋淋的东西拿进来复命。淡淡的血腥气在殿内弥漫,我看也不看,道:“赏给倪更衣和管更衣,多了一条舌头,她们就知道如何管好自己的舌头了。”

  我漠视玉娆的惊愕与惧意,只紧紧攥着她的手,感觉到一种异样的行将失去的担忧。

  倪更衣瑟瑟发抖,只看了一眼便尖叫一声晕了过去,管氏一副欲呕的表情,眼睛恨得血红,啐道:“你好狠毒的心!”

  我睨一眼陵容,“还得多谢昭媛的法子。”

  陵容勉强一笑,紧紧攥着手中绢子。管氏也不看我,直定定盯着温实初,踉跄走了两步,指着他道:“即使贱人与你没有私情,你敢赌咒你对贱人没有一点私心么?”她的眸中有疯狂的厉色,“你敢不敢拿你的亲族,你的父母起誓,你对皇上的女人没有半分不轨之情?!”

  温实初神色艰涩,“小主,您有些神志不清了!”

  “神志不清?”她冷笑,“你当我没有眼睛,皇上也没有眼睛么?你对淑妃的心意昭然若揭,温大人,听说你至今未娶呵……”

  温实初额头有晶亮的汗珠,勉力道:“微臣未娶乃是私事,与娘娘无关。”

  “是么?但愿如此吧。”管氏的神情有一种逐渐陷入疯魔的癫狂,使她原本娇艳的脸庞呈现出一种行将崩溃的凄厉,她凑近一点,逼视他温厚的脸庞,“知不知道你错了?你的情意都是错的!你在她身边一天,迟早会害死她!不是今天,也会是以后。你对她的情意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除非,你死了。否则,你若在她身边一天,便是拉着她往死地近一步。”她骤然大笑,那“格格”的笑声似夜枭凌空划过,让人毛骨悚然。

  她忽然大哭起来,扑向玄凌足边,“皇上!皇上!臣妾对您是一片真心,为什么你只相信这个贱人,却不顾臣妾对您的一片真情!皇上……臣妾侍奉您多年,为什么您心里还只记挂着这个贱人!”

  玄凌俯视着她被泪水冲得脂残粉褪犹如艳鬼一般的脸庞,轻轻道:“拉她下去。”他抬一抬眼,“朕倦了,皇后也该倦了,以后宫中有什么事尽可放手交与淑妃去做,你安心养着身子就是。”

  他的目光落在温实初身上,良久,眼中尽是复杂的意味。他只是一语不发,这样静静看着温实初,像在审视一道未解的难题。管氏像一块破布袋一样被拖出昭阳殿,她凄厉的呼喊犹在耳边,“温实初,只要你在她身边一天,一定会害死她!我就睁着眼睛,只看着那一天!”

  温实初的背上全被汗濡湿了,陵容悄悄走到他身边,轻轻道:“大人,你从未做错过事么?你要知道,你的情意,你这个人,本身就会害死别人了!本宫劝你一句……”

  温实初的脸色和一个活死人没有任何差别,陵容话音未落,温实初一把夺过端妃座边黄梨木高几上削雪梨的一把小银匕首,手起刀落瞬间,胯下有血泉喷涌而出。

  “如此,可保娘娘清白了。”这是温实初在失去知觉倒地前唯一的一句话。

  这场变故来得太过突兀,一时之间无人反应过来,我怔在当场,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觉得心底出现了一个茫然的空洞,那样空,随着他鲜血的流逝,竟没有东西可以去填补。直到安陵容摸到颊边带着温实初体温的温热血液时,才无比恐惧地尖叫起来。胡蕴蓉第一个扑到了玄凌怀中,所有的嫔妃惊得面无人色,惊慌退开。几个胆子小的已经晕厥了过去。侍女和嫔妃的尖叫声,哭泣声,曳衣推桌弃逃声此起彼伏,唯余皇后和端妃两人稍稍镇静些,极力主持。

  玉娆惊慌地转过身,玄汾即刻闪在她身前,一手捂在她眼前,低喝道:“闭眼,不要看!”我转身见玄汾的手掌离玉娆眉心半寸远,并未碰触她的肌肤。感念他在此境遇下依旧能恪守礼仪,忙道:“有劳王爷看顾小妹。”

  他点一点头,像是允诺一件极要紧的事。我心中稍稍放心,极力按捺着心中酸楚灼痛,脑中茫然地想着,他若死了?死了要怎么办?我木然地指挥嫔妃散开,赶紧召来太医救治温实初。不知谁突然大叫了一声,“太医!太医!淑媛娘娘不好了!”

  目光的尽头,空洞打开的殿门外,浅红柔靡的灯光缓缓泻成温柔的霓裳。霓裳下是倒在平金地砖上的一袭铁锈红撒亮金刻丝蟹爪菊花宫装的眉庄,她身下流出的鲜血缓缓洇成一条长河,一点一点缓缓漫延进来,和温实初身下的血泊汇集在一起,开出一朵惨烈的鲜红。

  眉庄的身后是后宫深夜无尽的黑暗,那么黑,像可怕的死亡一样,要吞没她柔软的身躯。我的头脑中一片空白,像有一把尖利的锥子在脑中用力地搅啊搅,我什么都顾不得了,本能地狂奔出去,紧紧抓住她的手。

  眉庄痛得脸都扭曲了,说不出话来,目光定定地盯着温实初倒下的地方,一滴清泪从她眼角滑落,她颓然地闭上了眼睛。

  玄凌很快来到我身边,一把抱起眉庄直奔棠梨宫,怒吼道:“太医呢?太医!”

  我仓促跟上,回首见凤座上端然而做,含着一缕寂寞笑意的皇后,清醒地意识到:纯元皇后,才是皇后永远屹立不倒的一张王牌。



《甄嬛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宫廷小说,本站转载收集甄嬛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