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音乐

电视剧

小说

漫画


第十三章 安得朝阳鸣凤来(下)

   胡蕴蓉深深拜倒,赤金福钏花钿的清冷明光使她一向娇小喜气的脸庞折射出冷峻的艳光。贞贵嫔是有子息的人,闻得要人母女分离,已是不忍,这些日子她缠绵病中,此刻强撑病体坐在殿下,遥遥望一眼玄凌,怯怯道:“皇上息怒,臣妾有一丝不解,想请问……良娣。”

  玄凌温言道:“你说。”

  贞贵嫔得他许可,方依依道:“臣妾以为,这衣裳上绣纹类似凤凰不错,却也只是类似而已。凤之象也,鸿前、鳞后、蛇颈、鱼尾、鹳嗓鸳胆、龙纹、龟背、燕颌、鸡喙、五色备举,高六尺许。而此衣衫绣纹,高先不足六尽,唯四五尺而已,有三十六色却皆非正宫纯色,不见龙纹而是蛇纹,羽毛也多青金而非只纯金色,似乎与凤凰也不完全相像。”

  贞贵嫔心细如发,一一指出,每指一样,玄凌蹙紧的眉目便平和一分,她话音刚落,已听得有一女子沉稳之声从殿门贯入,朗然道:“不错,此纹并非凤凰,而是神鸟发明!”

  绣夏不由皱眉,低喝道:“皇后正殿,谁敢如此无礼,大声喧哗!”

  来者丝毫不理会绣夏的呵斥,只向玄凌与皇后深深一拜,“奴婢琼脂向皇上、皇后请安。”

  琼脂乃是胡蕴蓉陪嫁,更兼从前侍奉过舞阳大长公主,皇后亦要让她几分薄面,不由轻叱绣夏,“琼脂护主心切也变罢了,你怎也半分规矩不识!”

  琼脂淡淡一笑,“素闻贞贵嫔卓然有识,果然不错,老奴代小姐谢过。”她自云“老奴”,颇有自恃身份之意。说罢答徐展开手中画卷,画卷上有五鸟,彩羽辉煌,莫不姿采奕奕。琼脂抬首挽一挽鬓发,缓缓道:“古籍中有五种神鸟,东方发明,西方(不认识),南方焦明,北方幽昌,中央凤凰,发明似凤,长喙、疏翼、圆尾,非幽闲不集,非珍物不食,也难怪诸位娘娘不知,这些神鸟除凤凰之图流于人世之外,余者都已失传许久,若非我家小姐雅好古意,也难寻到。”说罢将画卷与衣衫上图纹细细比对,果然是神鸟发明而非凤凰,只是两者极其相似,若不讲破,极难分辨。

  “皇后位主中宫,当之无愧为女中凤凰,皇后之下贵淑贤德四妃分属东西南北四宫,正如东西南北四神鸟,璧如淑妃娘娘便入主西宫,可以(不认识)相兆,我家小姐并未衣以凤凰,实在不算僭越!”琼脂说罢扶起长跪于地的胡蕴蓉,道:“小姐受委屈了。”

  玄凌两相一看,不觉歉然,伸手去挽蕴蓉的手,“你也不早说,平白受这委屈。”

  胡蕴蓉满脸委屈神色,带着一抹小儿女的撒娇,浑不见方才一语不发的冷傲神色,她甩开玄凌的手,顿足道:“方才表哥好大的脾气,我还敢分辨么?若一急起来,表哥晓得蓉儿的脾气,必定口不择言惹恼了表哥,到时你肯定更不理我啦!”

  一旁安陵容听到“蓉儿”二字,不由一愣,本能地转过头来,旋即省悟,扬唇漠然一笑。这是我第一次听蕴蓉在玄凌面前如此自称。我微一揣摩,此“蓉儿”非彼“容儿”,胡蕴蓉素来心高气傲,怎容安陵容这一声“容儿”珠玉在前,生生夺了自已在玄凌心中的分量,我暗笑,胡蕴蓉的心结,想必也有此一节吧。

  玄凌又好气又好笑,“你何曾是这样胆小的人儿,在朕面前不敢犟嘴也就罢了,如何方才在皇后殿中也不好好说话,倒叫皇后这般着恼?好好的生出这场风波来?”

  赵婕妤眼珠一转,满面含笑,忙接口道:“也是呢?谁不知胡妹妹素来伶牙俐齿,早早把事儿说完了不就好了,皇后最是心胸宽广之人,这些误会小事必定一笑了之,也不用咱们姐妹惊惶惶地奔波一场了。”

  胡蕴蓉眼波一转,脆生生笑道:“臣妾怎会不愿与皇后细细说明?只是臣妾一时昭阳殿,皇后怒目,所有人都被逐了出去,只剩臣妾与皇后两人,开口便是“大义灭亲”四字,臣妾每每在皇后跟前称一句“表姐”,何曾见过今日之景,只顾着伤心害怕,哪里还敢辨呢?连淑妃一进来也被皇后一通排揎,责她优柔懦弱,吓得淑妃大气儿也不敢出。“她的目光自皇后面上涓涓而过,旋即笑道:“表哥也莫生气,表姐是久病初愈之人,难免容易动气些!”她附到玄凌耳边,悄悄道:“除了太医常开那些药,表哥也得请太医为皇后治些坤宝丸、白凤丸、复春汤才好。”

  蕴蓉说得虽轻,然而近侧几个年轻嫔妃都已听见,忍不住捂嘴轻笑。玄凌笑着在她手腕捏了一把,笑骂道:“胡说八道,皇后哪里就到如此地步了。”口中虽笑,然而目光触及皇后,眉心一动,似有怒意轻扯,到底按捺了下去,只淡淡道“往后少动些气,于你自已身子也不好。”

  皇后眼见此变,倒也不急不躁,垂首从容道:“蕴蓉素得皇上与太后关爱,她若犯错,岂不是叫皇上与太后添堵伤心,爱之深责之切,臣妾也是关心则乱。”

  蕴蓉淡淡一笑,到底是琼脂说了一句,“那么多谢皇后关怀了。”

  吕昭容踌躇良久,似有话按捺不住,终于脱口道:“方才琼脂姑姑说皇后乃中宫凤凰,淑妃入主西宫,乃是神鸟**之兆,那么如你所言,胡……”她微一迟疑,不知该如何称呼才好,“她衣绘神鸟发明,岂非入主东宫,是承位贵妃之兆!”想起宫中传言蕴蓉已封昌妃,将登贵妃之位的传闻,她不由暗暗咂舌。

  传言不过是传言,若真有此心还如此昭然于众,连得宠数月的余容娘子也不由连连冷笑,“良娣好大的福分!好大的心胸!”

  胡蕴蓉充耳不闻,小心翼翼解下颈上束金明花链上垂着的一块玉璧捧在手心,敛衣裳、正裙据,郑重拜下,“皇上以为臣妾何以敢以发明神鸟自居?皇上还记得臣妾生来手中所握的那块玉璧?”她将手中玉璧郑重奉上,“请皇上细看玉璧反而所雕图案。”

  我站在玄凌身旁细看,那是一块罕见的赤色玉璧,不过婴儿手掌一半大小,赤如鸡冠,温润以泽,纹理坚缜密细腻,通透纯澈,正面的寓意弦纹古朴凝重,刻着“万世永昌”四字,触手而生温厚之意,反而则是一对神鸟图案,乍看之下极似凤凰,细细分辨才能看出是东方神鸟发明的形状。

  “臣妾生而手不能展,见到皇上那日才由皇上亲自从手中取出这块玉璧,上书“万世永昌”,以此征兆大周国运万世绵泽,天下昌明,臣妾身受上天如此厚爱,得以怀玉璧而生,更能侍奉天子,更要尽心竭力,不敢有丝毫松懈。臣妾不能为皇上诞育子嗣,日夜不安,只得时时祈求神明眷顾,庇佑大周。又见玉璧所琢纹样极似凤凰,心下胆怯又有些疑惑,心想两位表姐皆为皇后,且宜表姐如今正主后宫,臣妾玉璧上又怎会真是凤凰?查阅无数古籍才知乃是神鸟发明。臣妾闻得古时神鸟发明掌一方祥瑞,能主风调雨顺,喜不自胜,因而亲自动手绣在素日最喜的衣衫上,可以时时求得庇佑,并非有心觊觎贵妃宝座。“她容色肃穆庄重,款款道来,大有一朝贵妃的高远风华。

  玄凌亲自搀她起身,微微动容,“怜你一番苦心了。”

  蕴蓉稍见羞色,倨傲地扬起她小巧的下巴,看向安陵容,“也亏得昭媛心细如发,处处在燕禧殿留心,连来探病也不放过,才能使得臣妾苦心得以上达天听,且宣扬于人前,”她似笑非笑道,“还要多谢昭媛呢。”

  敬妃笑道:“昭媛妹妹也真是的,素日在皇上身上用心也是该的,不想却爱屋及乌用心过了,怪道皇上总是对昭媛格外垂怜呢。”

  祺嫔与祥嫔对视一眼,托腮笑道:“是呢,总有人爱兴风作浪的,本来这时候咱们姐妹下棋的下棋,逗鸟的逗鸟,都自得其乐呢。”

  安陵容微微有些局促,很快笑道:“也是臣妾胆子小,心里又藏不住话,本是想皇后娘娘与胡妹妹是自家姐姐,必然好说话的,不料兜兜转转生出这样大风波来,都是臣妾的不是。”说罢便已垂泪跪下。

  玄凌睇她片刻,“你也是素日太小心翼翼,日后留心着些就是。”转脸对着蕴蓉已是含笑,脱口道:“你有这份赤子心肠,如何当不得贵妃?”

  一丝难掩的喜色自蕴蓉眼底滑过,转瞬湮灭于她光艳的神采中,“皇上过奖了”

  没有先前的百般委屈,峰回路转,撒娇撒痴,这“贵妃”之诺如何会轻易来得呢?想要有所得,必先有所失吧!

  人的欲求如深壑难填,得到贵妃之后,她想要的又是什么呢?我凝眸于她娇小的身躯,转眼去看凤座上的皇后,不由暗笑,有皇后开了自贵妃而立后的先例,胡蕴蓉胸中野心  只怕真不小呢!有这样一位表妹,也够皇后头疼的了!

  只是细细留心她素日心胸行径,若真取朱宜修而代之,又怎会是好相与的呢?何况,朱宜修尚在后位,玄凌又顾念我与端妃,她这贵妃“当得”与“当不得”之间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我一垂眸,翠袖掩饰着轻咳一声,目光往凝神端坐的端妃身上微微一轻,玄凌恍然会意,意识到自已的失言,微微有些尴尬。

  我笑道:“当年皇后亦自贵妃而立后,若真如皇上所言,日后胡妹妹成了贵妃,中表之亲皆为我大周贵妃,可不是一段佳话么?”我一眼余容娘子,笑语盈盈:“方才娘子还称胡妹妹为良娣,当真该打该打!”

  皇后微一凝神,已然含笑,“平白叫蕴蓉受了贬为良娣的惊吓,这册妃之礼便则本宫和淑妃一起好好操办,当做压惊赔礼,皇上意下如何?”

  玄凌应得爽快,“先行了册妃礼再说,皇后熟知典仪,便好好花些心思在蕴蓉身上吧。”

  皇后的笑容似轻浮的流云,拉过我的手道:“今日也叫淑妃委,说到衣衫僭越之事,淑妃是最清楚不过了,当年她获罪出宫,归根究底也是为了姐姐的一件衣衫。皇上是重情重义之人,却也最重宫规。今日淑妃本是来劝和本宫的,谁知本宫一见她念起旧事更难过了。”说罢指着我向众人道:“淑妃是何等聪明样人,为着无心犯了规矩冲撞了已故的纯元皇后,当年本宫与皇上不得不挥泪严惩。今日蕴蓉之事,本宫以为她忘了前车之鉴又冲撞了本宫,唯恐又要行昔日之事,更是痛心,脾气未免躁了些。”她殷殷叮嘱,“幸好是一场误会,只是宫规严谨,人人都是一样的,各位妹妹必得注意言行,否则本宫纵然心中顾惜也不敢违背祖宗百年规矩。”

  众人口中喏喏,我听皇后提起当年恨事,心中恨极。然而玄凌面前亦不能露出什么,只垂着应了。

  “皇后这话错了!”众人正俯首间,胡蕴蓉语出惊人,唇边滑过一丝浅浅笑意,闲闲道:“僭越服制,冒犯尊上自然要严惩,只是……比方方才皇上以为臣妾在衣衫上绣凤凰图案乃是有意,当年淑妃错着纯元皇后故衣乃是无心。以为臣妾有意降为从五品良娣,淑妃无心却贬为正六品贵人,听闻淑妃当年禁足棠梨宫之时可受了不少委屈,内务府所供饭食皆是馊腐的,大冬天连煤炭也不给,冻得淑妃和奴婢一般长了冻疮不说,连要请个太医也赔上了近身侍婢的性命。臣妾若真如皇上所惩,每月还能见和睦一次,淑妃却是被废入甘露寺,若不是她福气厚些,只怕这辈子连胧月帝姬是什么样子都不晓得了!”

  “内务府那些敢欺凌你的奴才都被朕罚去了洗桶,”心底百感交集,难怪回宫后浣碧要私下查处那些当年欺辱棠梨宫的内监却一个个无迹可循。原来还有此节。玄凌神色微微一震,眼底浮起一缕内疚之色,“朕一直以为流朱的死只是意外。”

  “多谢皇上。只是,都是过去的事了。”发髻上紫金六面镶玉步摇累累垂下的珠络掩住了我不平静的眼波,听起来我的声音是无比感动的。我停一停,含笑向胡蕴蓉道,“皇上厚爱妹妹,所以不忍重责,论与皇上的亲疏情分,本宫又怎敢与妹妹比肩呢?”

  她提起往日寒微之事,语中颇有自得之色,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她费上一番唇舌分明只为炫耀,“淑妃妄自菲薄了,倒不是表哥有意偏爱于我,而纯元皇后和皇后表姐是不一样的,原在府里的时候纯元皇后乃是正室陶夫人所出,皇后表姐是三姨娘的女儿,”她眼里有刻薄的笑意,“纯元皇后乃是皇上的嫡配皇后,也是皇后表姐的嫡出亲姐,当日朱门出了一后一妃乃是城中佳话,只是纯元皇后在世时皇后表姐还是贵妃,封后也是续弦,民间娶妻尚分结发与填房,嫡庶长幼有别,皇后又怎能自认与纯元皇后并肩?”

  她这话说得极辛辣!宫中人人尽知皇后乃是庶女出身,虽在纯元皇后逝后也立为皇后,只是人人心中有数,这两位皇后莫说在与玄凌的情分上有天壤之别,他日若玄凌崩逝,陵寝之内也只得由元配皇后与之同葬,朱宜修唯有在一丈之外的左侧才有其安放棺樽之地,此中微妙,人尽皆知,只是谁敢冒此大不韪宣诸于口。

  皇后素来觉静从容,闻得“嫡庶”二字也不由脸上肌肉一搐,再听到“结发”、“填房”几字,面上还未露出什么,指尖已颤颤抖索,想是动了真怒,我自进宫以来,从未见她有如此神色,人人皆有软肋,皇后亦不例外。

  然而也不过一瞬,她把颤抖的指尖笼在了宽大的莲袖中,“本宫只有这一个姐姐,自幼姐姐爱护关怀,姐妹情深,本宫自然处处以她为尊,不敢与之比肩。”

  嘲讽的笑意自蕴蓉唇角闪过,她神色诚恳,“是呢,我也是这般想的,表哥说是不是?”

  玄凌的目光并未着落在任何人身上,遥遥天际,玄凌似乎在目光尽头看到了纯元皇后绝代姿态容,唇齿间轻吐的音节带着一种深刻缠绵与眷恋,“自然是不一样的。”



《甄嬛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宫廷小说,本站转载收集甄嬛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