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音乐

电视剧

小说

漫画


第十二章 安得朝阳鸣凤来(上)

   午后的阳光轻柔得如金色的细纱,扬起春色如葡萄美酒般光影潋滟,滴洋沁心陶醉。隔着阳光远远望去,辉映在桃红柳绿中的昭阳殿显得格外肃穆而有些格格不入,似一沉默的巨兽,虎视眈眈,伺机而动。

  数十名侍女守立在昭阳殿前,为首的绣夏见我下了轿辇,一面殷勤扶持,一面已经牵住了我,道:“皇后有话要问胡昭仪,娘娘暂且回避吧。”

  胡蕴蓉已有封妃的口谕,不过欠奉一个册妃之礼罢了,宫中皆称一句“昌妃”,眼下绣夏只以旧时位份称呼。我心中已知不好,不觉笑道:“本宫奉皇上旨意协理六宫,如今胡昭仪行差踏错,本宫安敢不为娘娘分忧,如何还能回避?”

  绣夏微一踌躇,里头已经听得动静,剪秋出来看我一眼,方悠悠一笑,“淑妃来了也好,娘娘问不出话来,淑妃代劳也可。”

  我缓步进去,三月时节,殿外春光如画,皇后殿中依旧是沉沉的气息,唯有一缕早春瓜果的甜香点染出一抹轻盈春意。

  皇后肃然坐宝座之上,胡蕴蓉立于阶下,一袭华贵紫衣下神色清冷而淡漠,仿佛不关已事一般,只悠然看着自已指甲上赤金嵌翡翠滴珠的护甲。皇后手中捏着一件孔雀蓝外衫,二人沉默相对,隐隐有一股山雨欲来之势。

  目光落在那件孔雀蓝外衫上,心中已然明白。我暗笑,所谓姐妹亲眷,亦不过如此而已。

  我拈起绢子轻笑一声,“外头春色这么好,皇后与昌妃是中表姐妹,却关起门来说体已话,倒显得与臣妾见外了。”说罢盈盈屈膝,“皇后万福金安。”

  皇后嘴角含了一缕浅笑,“正好你来,也省得本宫着人去传。淑妃妹妹惯会左右逢源,如今协理六宫,也未免心内太懦弱了,由得宫中僭越犯上之事在眼皮子底下层出不穷。”

  皇后素来人前和善,何曾对我说过这般重话,我慌忙屈膝道:“臣妾尚不知何事,还请娘娘明示。”

  皇后一言不发,只把手中衣裳轻轻一掷,华美的外衫如一尾孔雀彩羽拂落在脚下。我弯腰拾起一看,不觉笑道:“这料子轻薄软滑,确确是极上等的。”我的手在衣裳平滑的纹理上抚过,忽然“哎呀”一声,蹙眉道:“这彩翟怎么绣得跟凤凰似的?”素来后妃衣裳所用图纹规矩极严。譬如唯皇后服制可为明黄,绣纹为金龙九条,或凤凰纹样,间以五色祥云,正一品至正三品贵嫔可用金黄服制,比皇后次一等,服制龙纹不可过七,许用彩翟青鸾纹样;而贵嫔以下只可用香色服制,服制龙纹不过五,许用青鸾纹样。当然,嫔妃若在衣衫上用凤纹,也只能用丝线勾勒成形,所用彩线不逾七色,且不用纯金线。后、妃、嫔三等规制极严,绝不可错,否则便是僭越大罪,可用极刑。

  胡蕴蓉轻蔑地了我一眼,冷道:“竟然是一丘之貉。”

  皇后唇角轻扬,浅浅含笑,“原来淑妃也识得这是凤凰?”

  我抚胸而笑,“原来皇后为这个生气。都是绣工上的人不好,做事笨手笨脚的,好端端地把彩翟绣得四不像,竟像只凤凰似的。真是该打该打。”我以商量的口气殷殷道:“臣妾以为该当罚这些绣工每人三个月的月例银子,看她们做事还敢这般毛毛糙糙。”

  皇后以手支颐,斜靠在赤金九凤雕花紫檀座上,闭目道:“淑妃还真是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我倒吸一口冷气,惊道:“难道不是如此?皇后的意思是并非绣工粗心,而是昌妃妹妹蓄意僭越。”我停一停,方好声好气道,“罪过罪过。昌妃妹妹可是皇后您的亲表妹呀,姐妹之间怎会如此?”

  胡蕴蓉听得此节,方深深一笑,那笑意似积了寒雪的红梅,冷意森森,“我与皇后不过中表姐妹,怎及纯元姐姐与皇后嫡亲姐妹的情意这般深。自然,宫中万事求和睦,我也自会效仿皇后对纯元姐姐一片深意,怎敢轻易僭越?”

  皇后起初还无妨,待闻得“纯元”二字,不觉脸色微变,良久,才有深深的笑意自唇角漾起,“昌妃?”她轻轻一哂,“无须顾左右而言他,你只需坦承即是。这件衣裳是你近日最爱,常裳披拂在身,若非蓄意,怎会不分翟凤,长日不觉。”皇后缓和了语气,柔缓道,“你是皇上的表妹,也是本宫的表妹。本宫多少也该眷顾你些,你年轻不懂事,怎知僭越犯上的厉害。若承认了,学乖也就是了。否则……”她神色一敛,端穆道,“宫中僭越之风决不可由你而开,若失了尊卑之道,本宫到时也只能大义灭亲。”

  皇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胡蕴蓉只是不理,只淡淡一句,“我是由皇上册封,即便皇后要大义灭亲……”她蓦地莞尔一笑,连端庄的紫色亦被她的笑颜衬得鲜活明艳,“论亲,皇上既是我表兄又是夫君,自然是我与皇上更亲。大义么?皇后表姐你扪心自问,心中可还有情义?所以即便要大义灭亲,也不是先轮到皇后您。”

  皇后屏息片刻,目光淡淡从我面庞上滑过,口中却道:“蕴蓉你这般口齿伶俐,倒叫本宫想起昔日的慕容世兰。她不懂事起来,那样子和现在的你真像。”

  胡蕴蓉伸手按一按有空边妩媚的赤金凤尾玛瑙流苏,媚眼如丝,“表姐,咱们好歹是中表至亲,你拿我与大逆罪人相提并论,不也辱没了您么?何况慕容世兰一生膝下凄凉,最尊之时也不过是小小的从一品夫人。蕴蓉不才,既有和睦,又有表姐您这样好榜样,怎么会把区区一个从一品夫看在眼里。”

  皇后微微一震,伸出戴了通透翡翠护甲的纤纤手指抵下颌下,她神情微凉如薄薄的秋霜,映得水汪汪的翡翠亦生出森冷寒意。剪秋看了皇后一眼,不由颤声道:“昭仪大胆!昭仪这话竟是有谋夺后位之心么?还是竟敢咒皇后与纯元皇后一般早逝?看来不必昭仪承认,这衣衫上绣凤之事便是存心僭越,冒犯皇后更是无从抵赖。”

  胡蕴蓉轻蔑一笑,“剪秋你跟随表姐多年,怎么也学得这般搬弄是非,小人之心起来。本宫要学的自然是表姐的贤良淑德,怎么好好的你想到谋夺皇后宝座上去了,难道你眼里心里也是这样的事看得多了,记得多了么?”剪秋一时舌结,正欲分辨。胡蕴蓉怎能容她再说,即刻拦下道:“蠢笨丫头,一点眼色也无,皇上已下旨册我为妃,你竟还称我为昭仪看低一阶,如此”她目光往皇后身上一荡,“难不成你也把你主子看低一阶,仍当她是贵妃么?”

  剪秋气得满脸通红,瞅着我道:“莞淑妃,昌妃这般顶撞皇后,您协理六宫,就这么眼看着也不说一句话么?”

  我双手一摊,笑道:“这可奇了,皇后宽厚什么也没说,倒是剪秋你与昌妃顶嘴,本宫若真要出言阻止,也不能庇护你这冒犯主子之罪,且昌妃妹妹素来在皇上与太后面前也童言无忌惯了,太后与皇上不语,本宫又怎好去说她?”

  皇后冷眼片刻,缓缓起身,沉声道:“昭仪大胆!淑妃怯懦隔岸观火,本宫也管不了你,看来”我听得“隔岸观火”四字,已然跪下,她的身影在重叠繁复的金纹罗衣内显得格外穆然,扬声道,“去请皇上!”

  六宫中无有耳目不灵通者,闻得皇后动怒,昌妃僭越,淑妃牵连,一时间纷纷赶至昭阳殿。待得玄凌来时,后宫嫔妃除了有孕的眉庄皆已到齐,见我长跪不起,忙一齐跪了,一地的鸦雀无声。唯有胡昭仪娇小的身影傲然独立,似一朵凌寒而开的水仙。

  玄凌身后跟着即将被册封为小仪的叶澜依。玄凌一进殿门,见乌鸦鸦跪了一地,不觉蹙眉道:“好好的怎么都跪下了?”说罢来扶我,“你也是,虽说到了三月里了,可地上潮气重,跪伤了身子可怎么好?”

  我不肯起来,依旧跪着,依依道:“臣妾奉皇上旨意协理六宫,原想着能为皇后分忧,谁知自已无用,倒惹皇后生气,原该长跪向皇后请罪。”

  玄凌见我不肯起来,便向皇后道:“淑妃位份仅次于你,若非你动气,她也不会长跪于此。”

  玄凌此话略有薄责之意,此时叶澜依并不随众跪下,只在自已座位上坐下,端起茶盏轻轻一嗅,“这茶不错,”说罢悠然饮了一口,道,“听闻当年华妃责罚淑妃时叫她跪在毒日头底下,皇上,皇后娘娘可比昔日的华妃仁厚多了。”

  叶澜依素来我行我素,众人闻得此言也不放心上,倒是跪在最末的余容娘子荣赤芍横了她一眼,又旋即低下头去。

  “都起来吧。”皇后轻叹一声,“皇上,臣妾与您夫妻多年,难道臣妾是轻易动怒,不分青红皂白便迁怒六宫的人么?”

  玄凌微一沉吟,已然换了淡淡笑容,和言问道:“皇后素来宽厚,到底何事叫你如此动气?”

  皇后低低叹息一声,指着胡蕴蓉的背影道:“皇上素来疼爱蕴蓉,臣妾因她年幼多娇也多怜惜几分,宽容风分,如今看来,竟是害了她了,蕴蓉这般无法无天不仅淑妃不能也不敢约束,臣妾竟也束手无策,只能劳动皇上,”她停一停,万般无奈地叹息一声,道:“皇上自已问她吧。”

  自玄凌进殿,胡蕴蓉始终一言不发,背对向他,待玄凌唤了两三声,方徐徐回过头来,竟一改方才冷傲之色,早已满脸泪痕,“哇”地一声扑到玄凌怀中,哭得梨花带雨,声哽气咽。如此一来,玄凌倒不好问了。皇后眉梢一扬,早有宫人将衣裳捧到玄凌面前,玄凌随手一翻,不觉也生了赤绯怒色,低喝道:“蕴蓉,你怎的这般糊涂,难怪皇后生气。”

  剪秋接口道:“衣裳倒还别论,皇后本是要好心问一问她,让娘娘认错了也就罢了,可是娘娘出言顶撞,气得皇后脑仁疼,”她伸手去揉皇后的额头,“娘娘身子才好些,可万万不能动气,您是国母,若气坏了可怎么好,奴婢去拿薄荷油给您再揉揉。”

  皇后甩开剪秋的手,斥道:“跟在本宫身边多年,还这般多嘴么。”

  剪秋一脸委屈,气苦道:“娘娘您就是太好心了,才……”说罢朝胡蕴蓉看了一眼,不敢再说。

  我冷眼看主仆二人一唱一和,心中只寻思此事为何如此轻易便东窗事发,实在有些蹊跷。

  胡蕴蓉满意泪痕未干,冷眼不屑道:“跟在皇后身边多年,剪秋自然不会轻易多嘴,不过是有人要她多嘴罢了,否则怎么显得臣妾张狂不驯。”

  玄凌目光如刺,推开蕴蓉牵着他衣袖的手,斥道:“犯上僭越仍不知悔改,是朕素日宠坏了你,跪下。”蕴蓉微一抬眼,旋即沉默。我正纳罕她缘何一句也不为自已辨白。玄凌语气更添了三分怒意,“跪下!”

  胡蕴蓉一语不发,冷然跪下,只闻赵婕妤幽幽道:“昭仪早早跪下请罪不就是了,何必非要皇上动气。”

  “昭仪?”玄凌轩一轩长眉,赵婕妤微微有些局促,忙赔笑道:“是啊!册妃之礼未过,称一声昌妃原是尊重,可如今……”

  玄凌淡淡“唔”一声,“册妃礼……”他微一沉吟,便看向皇后。

  未等玄凌启齿,皇后已然起身,屈膝行大礼,“臣妾无能,不能约束胡氏,便请皇上示下,臣妾该如何管束六宫?”

  皇后此言一出,六宫宫人面面相觑,忙不迭跪下,连连俯首道:“皇后言重,臣妾等有罪。”

  皇后轻吸一口气,“论亲疏,蕴蓉是臣妾表妹,臣妾无论如何要多为她担待些;论理,蕴蓉是和睦帝姬生母,于社稷有功,所以臣妾一向对她厚待宽纵,可是后宫风纪关乎社稷安宁,臣妾十数年来如履薄冰,唯恐不能持平。”她抬眼看一眼玄凌,动容道:“为正风纪,当年德妃甘氏与贤妃苗氏一朝断送,因此今日之事还请皇上圣断吧。”

  玄凌眼中滑过一丝深深的荫翳之色,默然片刻,道:“胡氏僭越冒犯皇后,不可姑息,朕念其为和睦帝姬生母,且年幼娇纵,降为良娣,和睦帝姬不宜由她亲自鞠养,移入皇后宫中。”

  胡蕴蓉一直安静听着,直到听到最后一句,倏然抬首,眸光冷厉如箭。祺嫔见她如此情状,忙拍着她的肩笑吟吟道:“胡良娣莫动气再惹恼了皇上,您是皇上表妹,又是晋康翁主的掌上明珠,哪日皇上缓过气来,翁主再为您求上一求也就能复位了,今日的责罚不过是皇上一时之气罢了。”

  这样的惩治,相对当年的我算不得多严厉,只是唯有不多的人才知晓,当年我的离宫乃是真正自愿,并非严惩,所以今日胡蕴蓉的遭遇是困窘于我当年了。她未置一辞,冰冷的神色有一股贵家天生的凛然之气,只斜眼看着祺嫔搭在她肩上的手,带着显见的蔑视,清凌凌道:“你是谁?竟也敢来碰我?”

  祺嫔微微有些尴尬,作势拢一拢手钏把手缩回,旋即盈盈一笑,“是,良娣。”

  她着意咬重“良娣”二字,颇有些幸灾乐祸之色,提醒她尊卑颠倒,已不复往日。

  皇后轻轻摇头,仿佛疲倦得很,“一时之气?会否朝令夕改?若是如此,臣妾宁愿今日不要如此责难胡氏,以免叫人以为宫中律法只是儿戏而已。”

  “皇后一定要朕说得明白么?”玄凌凝神片刻,“胡氏入宫以昌嫔之位始,如今终其一生,至多以嫔位终,以此正后宫风纪。”

  皇后的神色清平得如一面明镜,低首片刻,唤出人群中的陵容,抿唇一笑,“亏得昭媛细心,前两天胡良娣病着她去探望,才凑巧发现此节。”

  陵容微微一怔,很快泯去那一份意外的愕然,轻轻垂首,“臣妾不敢。”

  皇后似没有察觉周遭人等因此而生的对陵容怨怼与畏惧的眸光,似是不为赞叹“昭媛不愧为九嫔之一,明尊卑、正典仪,堪为后宫之范,”她停一停,转首问询于玄凌,“蕴蓉册妃礼不复,昭仪之位亦失,九嫔不可无首,不如由安昭媛暂领其位。”

  从二品九嫔是嫔位中最高一阶,分有九人,虽同为从二品,却也有先后之分,皆是昭仪最尊,如今昭位之位无人,皇后此举,意在推崇安氏而已。

  我淡淡一笑,虚名而已,皇后方才那一句话,才是真正玄机所在,利益所驱,连血肉亲缘皆可割舍,同盟之间怎么毫无芥蒂嫌隙?

  玄凌看蕴蓉一眼,怒其不争,唇齿间却也透着一丝温情的怜悯,“回去看看和睦,着人送来皇后处,从此每月只许见一次,燕禧殿……暂且许你住着吧。”



《甄嬛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宫廷小说,本站转载收集甄嬛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