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音乐

电视剧

小说

漫画


第二章 暗香微度玉玲珑

   浣碧扶着我急急回宫,甫踏入未央宫大门,望见柔仪殿前烛火通亮如白日,一颗心才怦怦地安定下来。浮生若斯,柔仪殿不啻于一所华丽的拘禁之地,然而又何尝不是我的安身之所。  

  心绪如扇尚未收拢,却见小允子喜孜孜地迎了出来,“娘娘可回来了,叫奴才好找。李公公来了呢。”  

  我微微蹙眉,“本宫不过和浣碧往园子里逛逛醒醒酒,凭他什么事,难道候不得一刻么?这样急三火四的。”  

  小允子笑得合不拢嘴,“还真是了不得的大事,娘娘知道了必定欢喜。”话音未落,却见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子直奔向我怀里,双膝一软跪了下去,再抬头已是满面珠泪,唤道:“大姐姐——”  

  浣碧且惊且喜,低呼一声,道:“三小姐!”  

  心下蓦地一软,忙将怀中女子一把拉起,几乎不能相信,面前长得如晓玉芙蓉一般的女子竟是阔别十年的玉娆。她身形长了许多,然而眉眼间濯濯神气,一双灵动含烟的妙目,与小时一般无二,更兼与她一照面,直如见了自己年少时的形貌一般。我喜不自胜,连连笑道:“好、好——”话未说完,已忍不住落下泪来。  

  玉娆忙来擦我的泪,强笑道:“一别十年,如今相见是高兴事儿,大姐怎么反而哭了呢。”说着止泪笑向浣碧,唤了句“碧姐姐。”  

  浣碧亦是含泪,打量着玉娆道:“三小姐长了好些呢。”  

  李长在旁陪笑道:“娘娘可别高兴坏了,二小姐也来了呢。”我举目望去,果见殿前廊下,玉姚垂手站立,默默垂泪不止。家中数年来变故无数,比之玉娆,我更心疼玉姚锦绣年华被管家辜负践踏如斯,以至今日依旧云英未嫁。

  我忙上前拉住她手,尚未开口,她已哽咽难言。良久,才轻轻唤了句“大姐。”我仔细打量她,虽说入宫相见,也是一色半新不旧的秋香色流云纹褙子,眉眼低垂,神色凄苦。虽依旧是从前温柔静默的样子,人却更沉默了许多,似失了一缕魂魄一般,整个人没有了生气,委顿得如深秋里的垂柳一般。  

  玉娆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自从管家……”  

  我按住玉姚的手,温和道:“我都知道,只是苦了你了。”  

  玉姚眉心倏地一跳,头垂得更低下去,凄然道:“大姐,我没有……”  

  我心下不忍,柔声哄道:“都是过去的事了,咱们再不说了,好不好?”  

  她沉默下去,再不言语。  

  李长见彼此伤怀,忙上前笑道:“皇上为娘娘高兴,特意请娘娘家人入宫相见,给娘娘一个惊喜。皇上还说了,请两位小姐安心在宫里住下,只当陪娘娘。”  

  我环顾四周,问道:“怎不见本宫父母,他们可也来了?”  

  李长笑道:“皇上已下旨召老大人和夫人回京,为着叫娘娘宽心,两位小姐日夜兼程先过来了,想必不出几日老大人和夫人也能到京了。”  

  我冷淡道:“皇上的心意本宫心领了,只是本宫家父乃是罪臣,皇上虽然开恩召两位老人家回来,又有什么意思。倒叫他们奔波劳碌。”  

  李长小心翼翼陪笑道:“皇上怎能不体贴娘娘的心意,虽没让老大人官复原职,却已叫人修缮了娘娘娘家从前的宅子,请老大人和夫人安心留在京里颐养天年。”  

  我点头不语,玉娆轻轻哼了一声,大是不屑一顾,玉姚悄悄拉一拉她的袖子,暗暗摇头。  

  我静一静神,温然道:“皇上此时在贞贵嫔处,你也不必去打扰了,本宫明日自会前去谢恩,你且退下吧。”  

  李长打了个千儿,笑道:“是。还有一桩事——六王爷说娘娘今日册封之喜,旁的东西也就罢了,只把镂月开云馆上所有合欢花赠与娘娘。王爷说合欢花能安五脏,和心志,悦颜色,娘娘日日折来赏玩也好,熬粥补身也好,总不辜负了就是。”  

  我心下一动,随即明了,口中淡淡道:“有劳王爷费心,你替本宫谢过王爷就是。”  

  玉娆轻轻一笑,如银铃一般,道:“这位王爷心思倒也别致,不似寻常俗物只懂送些金啊玉的。”  

  李长挽了手中拂尘笑道:“三小姐头一日进宫,不晓得咱们六王爷心思奇绝的地方多了去了,何止这一桩别致儿呢。三小姐往后就知道了。”  

  我当下也不言语,只执了她二人的手进去,通宵夜话,互诉别情。  

  次日,我安排了玉娆住在未央宫偏殿的永宝堂,玉姚素日爱静,又不喜见人,便择了最偏僻的印月轩住。  

  这日起来,正巧眉庄携了采月过来,人未进门,先听得朗声笑道:“听说姚儿和娆儿来了,淑妃好大的面子!”  

  我笑道:“不过是皇上眷顾罢了。”  

  眉庄淡淡横我一眼,笑道:“在我面前,何须说这些场面话儿。”  

  我淡淡一笑,“皇上眼里是母凭子贵。”  

  眉庄轻嗤一声,转身见玉娆出来,不觉一怔,随即拉玉娆的手,连连点头,“多年不见,昔日的伶俐丫头出落成花朵儿似的的美人了。”  

  玉娆含羞低了头,道:“眉姐姐。”  

  眉庄只作不见,笑吟吟道:“娆儿自幼就和你相像,如今越发是了。”  

  时光似一江春水东流而去,烙在眉眼间的唯有风霜的痕迹,再无少女时的清纯天真,仿佛一颗蕴藉的珍珠,一切都含蓄缄默了下去。看着玉娆,如看见自己昔日的影子。然而比之我当年,她又更多了一分坚毅和活泼,恰如灼灼耀眼的宝石,流光溢彩。  

  坐下吃了一会儿茶,眉庄似有心事,望着玉娆怔怔出了会子神,方道:“可去拜见过皇上了?”  

  玉娆闻言顿时蹙眉,深有嫌恶之状。我知她为昔日甄府变故和我出宫修行之事深怨玄凌,自是不肯去的,于是摇头道:“才安顿下来,也不忙着去谢恩。”  

  眉庄拈着茶盖,牢牢盯着我道:“我觉着……”她半天不语,只把目光做无意一般掠过玉娆,“说句不怕忌讳的话,娆儿怎么长得有几分傅如吟的品格?”  

  我心下一动已然明了,不觉震动,强笑道:“人有相似。你是怕皇上看了讨厌?”  

  玉娆好奇,“傅如吟是谁?”  

  眉庄微叹一声,“皇帝从前的宠妃,后来被太后赐死了。”  

  玉娆不屑地蹙眉,“姐姐从前是他的宠妃,后来被他害得家破人亡;傅如吟是他的宠妃,到头来也被赐死,可见做皇帝的宠妃可是天底下最倒霉的事。”  

  我微微横她一眼,示意她噤声。  

  眉庄眼眸间似拢了一抹淡淡的薄烟,点头道:“傅如吟之事惹了多大的风波,皇上瞧见了生气厌烦玉娆倒也罢了。只是到底是你妹妹,虽说容貌上似傅如吟多些,到底是更像你。皇后姐妹便是双双入宫……虽然皇上身边新得了一个荣更衣,然而不能不防着。”  

  我心中深以为然,愈加感念她的细心,便道:“她们虽奉召入宫,到底也没有封诰,也不需特特地去谢恩了。”  

  玉娆一听,不觉眉间宽了两寸,笑浮两靥。我不觉看她,沉声道:“喜怒不形于色方是闺阁女儿的修养,何况是在宫里。”  

  玉娆低头绞着衣带不语,倒是玉姚沉静些,安静答了句“是”。  

  眉庄拨着小手炉的盖子,低头沉吟道:“既来了,不去拜见帝后也罢,太后那里总是要走一走的,也不好太失了规矩。”  

  我颇为难,踌躇道:“若说厌恶傅如吟者,宫中莫过于太后。我怕……”  

  她想一想,“太后不是不明理之人,傅如吟是傅如吟,玉娆是玉娆,总不能混为一谈。眼下咱们就一同去,若太后心里真有什么,说说笑笑也能解些。”  

  我瞧一瞧玉姚和玉娆,随手抚摸着香炉上细腻的花纹,深以为然,“还是姐姐想得周全。只是她们装束也太清简些,只怕失礼,若要梳妆更衣起来,只怕再得叫姐姐等半个时辰。”  

  眉庄起身从珐琅彩婴戏双连瓶中折了一枝紫菊簪在鬓边,蕊寒香冷的花朵愈加衬得她容色柔和如清波,施施然笑道:“家常衣裳才好,别落了刻意,只叫太后知道有这两个人就好。”她语重心长道:“你才册封,两个妹妹又这样出挑,小心叫人捉你的把柄。”  

  我颔首赞道:“若论稳妥,惟你而已。”  

  于是我搀住眉庄同行,领着玉姚和玉娆往太后宫中去。太后才念了佛经在与庄和德太妃说话,见我与眉庄进来请安,不由笑道:“今儿倒很热闹,只你身后两个俊丫头看着眼生,倒不像是寻常的命妇夫人。”  

  眉庄笑吟吟道:“太后好眼力,是淑妃娘家的两位妹妹,奉旨进内来陪伴淑妃。”  

  太后神清气爽,兴头颇盛,道:“自先帝几个帝姬出嫁,许久没眼生的姑娘家在哀家跟前转转,且上来仔细瞧瞧。”  

  我悄悄推一推玉姚,两人依次上前,我只笑道:“臣妾的妹子年幼,左右不懂规矩,还请太后教诲。”  

  太后拉着玉姚的手细瞧一回,见她拘谨的模样,不免怜惜,“可怜见儿的,长得甚好,只是瞧着身子骨儿不足,得叫淑妃好好调理着。”  

  庄和德太妃亦笑着凑趣,“可不是,二小姐好文气秀静。”玉姚依言谢过,垂首站在一旁。  

  太后含笑转首,只拉着玉娆的手看,笑向太妃道:“只看这手就细白如玉,真真好皮肉儿,模样就更不必说了。”说罢看玉娆的脸。  

  玉娆不骄不怯,依礼伶伶俐俐唤了句“太后”。太后兴致勃勃,然而一见玉娆的脸,刹那面色一白,只怔了片刻,转脸去看太妃。  

  太妃亦怔了一怔,送到嘴边的茶盏亦停住了,颇有惊诧之意,旋即笑道:“果真好俊模样,连咱们太后也看住了呢。”

  太后有片刻的失神,凝神细看着玉娆的脸庞,然而很快笑起来,“当真好模样儿,很明快活泼,不像娇生惯养的孩子。”太后微微叹息,“巴山蜀水凄凉地,倒磨练出个美人儿来。”  

  玉娆闻言敛容,轻轻道:“多谢太后怜惜。”  

  太后微微点头,转脸向太妃道:“咱们家的孩子到底天真娇贵些,可知孩子们幼时只读书识字也不成,要多多历练才好。”

  太妃手伏在膝上,身子微微前倾,陪笑道:“太后说笑了,豪门千金轻易连大门儿也出不得,何况咱们宫里的金枝玉叶,哪里来的历练呢?”  

  太后轻轻叹息了一声,靠在手边弹花软枕上,望着案几上一盆白玉雕琢的百合花微微出神,道:“话虽这样说,然而她们姐妹到底是不同的。”  

  我隐隐有些猜到,也不便点破,口中笑道:“太后这话说得很是,妹妹比之臣妾小时可沉稳多了。”  

  太后含笑向我,又叫孙姑姑赏了盘蜜橘在我面前,道:“哀家虽不知你小时情景,然而看你如今,可想当初也不会逊色。”说罢停一停,摘下手上一只温润剔透的翡翠镯子拢在玉娆腕上,那镯子水头极好,通体翠绿,盈盈似一汪碧水,十分通透。  

  太妃笑盈盈道:“还不快谢太后,这可是她多年的爱物儿了。”  

  玉娆忙谢了恩,太后悠悠道:“凭什么好东西也要看给谁用。这孩子很好,红酥手遇翡翠镯,总不算辱没了这镯子。”说罢看之不足,又叫孙姑姑取了一对事事如意簪来,向玉姚道:“身子太单薄了,装束也清淡,只给你润色妆奁罢。”  

  眉庄与我皆不意太后会如此喜爱玉娆,目光相触时皆有意外之喜,一颗心稍稍放了下来。眉庄半靠在椅子上,拢着杏子红的团锦臂帛笑道:“难得太后这样喜欢这对姐妹花,不如为她们在京中择个婆家可好?日后也好和淑妃常常见面。”  

  太妃有些讶然,道:“还没婆家么?”  

  眉庄道:“淑妃爱妹心切,哪里舍得把她们嫁在巴蜀呢。”  

  太后闻言不觉失笑,“好!好!咱们这对天聋地哑的老婆子没旁的本事,保媒说亲却是最好的。”  

  太妃连连颔首,笑道:“正是。如今咱们正好放出眼光来挑挑。”  

  我剥了个蜜橘递到太后手中,接口道:“如今淑和帝姬已经长成,虽说还要留两三年,可是总要挑起来了。不如太后先过个瘾,拿了玉娆试试手罢。”  

  太后一手指着我,掌不住笑道:“什么淑妃,竟越发猴儿嘴了。明明心疼她妹妹,却说的哀家不肯上心似的。”说罢一径对玉娆说:“得空便来哀家宫里坐坐说话,平日除了你姐姐宫里,淑媛、敬妃、贞贵嫔处也可去走走。”她微一踌躇,到底还是嘱咐了一句,“皇帝政事繁忙,见面又是一番行礼规矩的麻烦得紧,无事就不必让她们到跟前去了。”



《甄嬛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宫廷小说,本站转载收集甄嬛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