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音乐

电视剧

小说

漫画


第三十六章 旧欢如梦

   小皇子的名字不日便定了下来,大周历来以水为尊,又常道:“民心如水,既能载舟,亦能覆舟。”因而皇子的名字循例从水部,名为“予涵”。小帝姬的封号本容易取,不过是择吉祥美好的字眼就是,然而玄凌晓得胧月自小不在我身边养大,于女儿份上自觉亏欠,便叫我自己选一个封号。礼部选定的是“荣慧”、“娴懿”、“上仙”和“徽静”四个,玄凌笑吟吟傍在我身边,温然道:“礼部拟了十个来,朕斟酌再三留了这四个,你自己喜欢哪个?”

  彼时我已经能起身,披着一件浅妃红的长衫立在摇篮边望着一双儿女微笑,拿了一个小拨浪鼓逗他们玩耍,口中道:“礼部自然挑好的字眼来凑,都是一样的。”

  帝姬安静,只好奇看着拨浪鼓,眼珠子滴溜溜直转。予涵却不一样,小哥哥倒很想用手去抓,模样十分活泼可爱。我瞧着予涵,心底已然安心,这孩子一双眼睛如乌墨圆丸一般,并无一丝殊色。

  我爱怜笑道:“帝姬的性子沉静,倒是咱们这位皇子,只怕是顽皮的。”

  “一动一静正好。朕倒觉得皇子要活泼开朗些好,想起予漓总是老气横秋、死气沉沉的,见了朕就像老鼠见猫一般。”

  我回眸佯装嗔道:“皇上自己要做严父罢了,不怪孩子害怕。”

  “那么朕答允你,在他们面前只做慈父罢。”他笑:“你也正经想一想,给咱们帝姬择个名号才是。”

  我如何舍得移开看这双孩子我,只道:“皇上喜欢哪个?”

  “朕觉得上仙二字甚好。”

  “上仙帝姬?”我低低念了几遍,回身笑道:“徽静也尚好。只不过……”

  他笑吟吟牵过我的手,抱我在膝上,“只不过什么?”

  我揉着额头,娇笑道:“礼部定的封号不过如此罢了,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

  玄凌一个个读了几遍,不觉大笑,“上仙?咱们的帝姬难道比不上神仙么?礼部一个个腐儒,当真是酸得紧了。”

  我故意叹口气,“左不过是位帝姬罢了,不拘叫个什么名字,好养活就行。”

  玄凌抵在我的额头上,“你这促狭妮子,明明自己对小帝姬疼爱得紧,还拿酸话来堵朕的嘴。”他吻一吻我的脸颊,轻悄道:“咱们自己的孩子自己起个名字就好,你且想个好的。”

  月白色的乳烟缎攒珠绣鞋轻轻点着地上的一盆水红的秋杜鹃,“皇上给涵儿定的名字甚好,涵者,沉养也,希望这孩儿将来懂得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意思。”

  玄凌颇有欣慰之色,自得道:“朕为咱们皇子的名字费了五六天的功夫,才定下这名字来。涵者,包罗万象,希望这孩子能不辜负朕的期望。”说罢,俯身慈爱地逗着予涵。

  我心头突地一紧,隐约猜到些玄凌的心思,却也不好多说,只低头抚一抚帝姬娇柔的小脸。许是我的刻意吧,我的眼肿看去,这两个孩子的眉眼颇有几分酷肖他们的父亲,皆是那样清嘉明和,有至真纯的眼神。

  我不觉嫣然含笑,低低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帝姬的封号便叫‘灵犀’可好?”

  “灵犀?灵犀!”他朗声念了几遍,蓦地抱起摇篮中的小帝姬高高举起,大笑道:“朕与你十年来心有灵犀,咱们的女儿就封为灵犀帝姬。”

  玄凌这样高兴,窗外如血的枫色映在他的脸颊上愈加添了红润。近年来朝政固然忙碌,然而他亦夜夜笙歌佳人,又加之前些年误食五石散之故,昔年英挺的面庞上时时或有疲倦而苍白的影子。我几乎有些一丝恍惚。这些日子留心看来,他是真心疼爱这双子女,怎么会不疼爱呢?我是真以为是他的孩子,是他盼望了许久的皇子和帝姬,是兆意祥瑞的龙凤双生。

  心里忽然漫过一缕几乎不可知的冰冷的畏惧,如果……他知道这双孩子不是他的?!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咬紧了踌,生生把这一丝恐惧压了下去。不!永远没有如果!这,永远都是一个秘密。

  秋光渐凉,连风吹过的余凉里都带着菊花清苦的气息。大殿内静得恍若一池透明无波的秋水,任时光无声如鸟羽翼,渐渐收拢安静。宫人们皆守在殿外,唯有浣碧侍立在鲛绡纱帷下垂首拨弄着紫铜鎏金大鼎内的百合香。天气疏朗,殿内香烟袅袅飘忽不断,连眼前之景也蒙上了一层别样的柔和气息。

  浣碧见玄凌抱了灵犀一晌,笑着迎上前道:“皇上也抱累了,交由奴婢来吧。”浣碧一色莲青的衣裳,身姿楚楚。鬓边簪一枝半开含蕊的秋杜鹃,倒愈加显得她一张秀脸白皙如玉,娇如荷瓣。玄凌把灵犀交到她手中,不由多看了两眼,道:“这丫头跟了你许多年,倒是长得有几分像你了。”

  我斜靠在美人榻上,抱过一个十香团花软枕,轻笑道:“这话多年前皇上就说过了,说浣碧的眼睛长得像臣妾。”

  玄凌“嗤”地一笑,看着浣碧退下的身影道:“从前只不过是个有几分姿色罢了,纵使眼睛像你,也是个只知穿红着绿的丫头。如今年岁大了,与你在气韵上也有一二分相似了。”

  我索性靠在枕上不起,似笑非笑看着玄凌道:“皇上今日怎么了,对着臣妾一个侍女就这样没口价地称赞,没的叫人笑话。”

  玄凌失笑,摩着我的肩道:“做母亲的人了反而小气起来,她若不是你的近身侍女,朕还未必肯说这几句话--不过是见了浣碧想起胧月来,那孩子越来越大,样子倒有几分像你了。”

  我扶一扶髻后欲堕未堕的一支白玉珠钗,道:“其实胧月是像皇上多些,与臣妾并不十分相像。”

  玄凌凝眸于我,声音轻柔得如新绽的白棉,“胧月的下巴很像你,隐隐有两分傲气。”

  我心下微微刺痛,胧月这孩子--我缓缓道:“胧月是天之骄女,从小在敬妃悉心照拂下长大,有两分傲气也是理所当然,臣妾却是自问并没有傲气。”

  玄凌的手指绕着我散落在脖颈间的几绺碎发,手势温柔,“你们母女都是傲气,胧月的傲气是因为金枝玉叶,是朕的掌上明珠。你却是身有傲骨才有傲气,有时候,朕对你的傲骨真是又爱又恨,无可奈何。”

  他这一语很是真心的样子,我不觉伤感了,伏在他肩上。他的衣间袖上,隐隐还是龙涎香的气息,闻得久了,仿佛还是在旧日时光,初入紫奥城的那几年迷醉不知的日子。心下一酸,恍然抬头间见烟霞白的窗纱外旖旎一树红枫如泣血一般,离宫那年的情景如锥扎般扎入心底,我不忍去想,就势在玄凌肩上咬了一口,面向他时已是且娇且嗔的神色,“臣妾也恨不得狠狠咬一口皇上才解恨呢。”

  他不怒反笑,神色愈加柔情蜜意,轻轻抚着我的垂发道:“朕是真心疼你。如今你有了三个孩子,除了胧月暂时养在敬妃处,这对新生儿只怕也让你分身不暇。”他停一停,“所以朕也是为难。你与胧月是骨肉相连,若一直由敬妃抚养,只怕你们母女情分上生疏得很。可若是接回柔仪殿你亲自带,一来这两个孩子已经够叫你操心,二来胧月和敬妃情同母女,这样生生分开了,胧月哭闹恼恨不算,敬妃也要伤心的。三来……”他的声音渐次低柔下去,透着无限宠溺,“这是最最要紧的,朕还想再给涵儿添个弟弟。”

  我“嗤”地笑一声,别转头道:“皇上后宫佳丽虽无三千,数百还是有的,还怕没人给涵儿添好多弟弟么?别的不说,眼前沈淑媛也是快要生产的人了。眉姐姐福泽深厚,必能为皇上诞育麟儿。”

  玄凌揽我揽得更紧,他的叹息如微笑落在耳边,一点凉一点暖,“朕只要咱们的孩子。”

  我一时无言,倒不知如何答允才是,良久,方轻若无声道:“只是胧月她……”抬头见玄凌的眸色深沉如暗夜,倒影着我妃色锦绣的华衣,仿佛有一抹乌金流转。我晓得他心下转折为难并不亚于我。胧月是数位帝姬中最得玄凌欢心的,他断不肯叫她受委屈,也不肯叫我难过。

  而我,心中更有另一重不安,堆如累卵。敬妃……我微微沉吟,低头靠在他,“胧月总是臣妾的女儿啊!”

  他点点头,“也是。终究是你的女儿。”他停一停,“等胧月长大些再说吧。”

  帝姬以“灵犀”为号,玄凌为她取了小字,名唤“韫欢”。我也颇为喜欢,笑向玄凌道:“有谢道韫的咏絮之才,又可得欢喜天地,皇上疼灵犀是疼到骨子里去了。”

  玄凌笑着拢我入怀,“灵犀的母妃是朕后宫第一才女,做女儿的岂能太逊色了,比作谢道韫也不为过。”

  我笑着去羞他的脸,“皇上自卖自夸,真要把韫欢宠坏了。”停一停又牛起了针线缝百衲衣。缝百衲衣的碎布皆是槿汐亲去民间贫苦人家一家一家讨来的,又领着浣碧三蒸三曝而成,绝不假手旁人。民意传闻穿百衲衣的婴儿可平安长大,百毒不侵,也是讨个好养活的意思。我道:“哪里求什么才高八斗、巾帼英豪呢,只盼韫欢能平安嫁作人妇就好。”

  玄凌笑道:“这个心愿也着实容易,朕的女儿还怕嫁不到一位好驸马么。等朕来日好好给灵犀选一个她心仪的就是了。”

  我低笑着啐了一口,道:“孩子连话都不会说呢,皇上就尽想着凤台选婿的事了。”

  玄凌抚着灵犀的小脸道:“你岂不知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皇子自然要严加管教,至于帝姬,朕也不过是寻常人父罢了。”

  玄凌的话说得平淡而诚恳,我不觉停下手中针线,缓缓看牢他,仿佛不这样,便不能平伏我此刻复杂的心思。良久,他亦这样望着我,目光深邃而澄明。不是不感动的,仿佛,还在那些年岁里,棠梨宫春深似海,醉人的甜蜜仿若能将整个人淹没--那时,我们都还年轻。我微微一笑,起身去握他的手,温然道:“总在屋子里闷着也不好,外头秋高气爽的,咱们去瞧眉姐姐罢。”

  玄凌挽过我的手,从紫檀架上取过一件云锦累珠披风搭在我肩上,一同漫步出去。



《甄嬛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宫廷小说,本站转载收集甄嬛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