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音乐

电视剧

小说

漫画


第十六章 贵嫔

   压在我手臂上的身子很快被人扶了起来,无数人真心或是假意的关切着问那个身子的载属杜良娣道:"怎么样?有伤着哪里没有?"急急忙忙又有人跑了出去请太医。一群人拥着她起来嘘寒问暖,几乎无人来问我是否受伤。我俯在地上,泥土和青草的气味充盈了我的鼻子,清楚看见微白的草根是润白的色泽,满地落花殷红如血。挣扎着想要起来,手臂疼得像要断了一般,实在起不来。敬妃和淳儿忙赶过来,一边一个小心翼翼扶了我起来坐下。淳儿急得眼泪落了下来,哭道:"甄姐姐你没什么吧?"

  我伸手一摸脸颊的痛处,竟有一缕血丝在手,猩红的颜色落在雪白指尖上有淡漠的一丝腥气,不由也害怕了起来。我向来珍视自己容颜,如今受损,虽然不甚严重,却也不免心里焦痛。

  敬妃亦难过,仔细看了一回悄声道:"像是刚才被松子抓的。幸而伤得不深,应该不打紧。唉,你若是伤着半点儿那可怎么好?"

  怎么好?我微微苦笑,如今的我在别人眼里,只是一个不自量力与华妃争宠而落败失宠的嫔妃,又会有什么要紧。

  手臂上的痛楚疼得我冷汗直冒,明媚的春光让我眼前金星乱晃,好不容易才说出三个字,"不碍事。"

  淳儿吓得脸也白了,扯着我衣袖道:"姐姐你别吓我。"

  袖子一动,手臂立时牵着痛起来,敬妃见我脸色雪白,忙喝止了淳儿,淳儿吓得一动也不敢乱动,只哭丧着脸乖乖站在我身边。

  皇后生了大气,一边安顿着杜良娣好生安慰,一边喝止诸妃不得喧哗。转身才见我也斜坐着,忙唤了人道:"甄婕妤也不大好,与杜良娣一起扶进偏殿去歇息,叫太医进来看。"

  好容易躺在了偏殿的榻上,才觉得好过些。进来请脉的是太医院提点章弥,皇后生怕杜良娣动了胎气,着急叫了他过去,略有点无奈和安抚地看我一眼。我立刻乖觉道:"请先给良娣妹妹请脉吧,皇嗣要紧。"

  皇后微露赞许之色。章弥静静请脉,杜良娣一脸担忧惶急的神色,神气却还好。周围寂静无声,不知是担忧着杜良娣的身孕还是各怀着不可告人的鬼胎。我强忍着手臂上的剧痛,听着铜漏的声音"滴答"微响,窗外春光明媚,我斜卧在榻上,眼前晕了一轮又一轮,只觉得那春光离我真远,那么遥远,伸手亦不可及。耳边响起章弥平板中略带欣喜的声音:"良娣小主没有大碍,皇嗣也安然无恙。当真是万幸。只是小主受了惊吓,微臣开几副安神的药服下就好。"

  皇后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连念了几句佛,方道:"这本宫就放心了,要不然岂非对不起皇上和列祖列宗,那就罪过了。"

  旁边众人的神情复杂难言,须臾,秦芳仪才笑了道:"到底杜妹妹福气大,总算没事才好。"诸人这才笑着与杜良娣说话安慰。

  皇后又道:"那边甄婕妤也跌了一跤,怕是伤了哪里,太医去看下吧。"

  章弥躬身领命,仔细看了道:"小主脸上的是皮外伤,敷些膏药就好了。只是手臂扭伤了,得好好用药。"他又坐下请脉。阳光隔着窗棂的影子落在他微微花白的胡子有奇异明昧的光影,他忽地起身含笑道:"恭喜小主。"

  淳儿急得嚷嚷道:"你胡说些什么哪,甄姐姐的手伤着了你还恭喜!"

  我怔了一怔,隐约明白些什么,不自禁地从心底里弥漫出欢喜来,犹豫着不敢相信,问道:"你是说--"

  他一揖到底,"恭喜小主,小主已经有了近两个月的身孕了。" 我又惊又喜,一下子从榻上坐起来,手上抽地一疼。我忍不住疼的唤了一声,皇后喜形于色地嗔怪我道:"怎么有身子的人了反而这样毛毛躁躁了。"说着问太医:"当真么?"

  章弥道:"臣从医数十年,这几分把握还是有的。只是回禀皇后,婕妤小主身子虚弱,适才又跌了一跤受惊,胎像有些不稳。待臣开几付安胎荣养的方子让小主用着,再静静养着应该就无大碍了。"

  皇后含笑道:"那就请太医多费心了。本宫就把甄婕妤和她腹中孩儿全部交托于你了。"

  章弥道:"微臣必定尽心竭力。"

  皇后温和在我身边坐下,"章太医的医术是极好的,你放心吧。"

  我微笑道:"皇后悉心照拂臣妾感激不尽。"

  敬妃含笑道:"这就好了。今日虚惊一场,结果杜良娣无恙,甄妹妹又有了喜脉,实在是双喜临门。"

  皇后连声道:"对对对。敬妃,你明日就陪本宫去通明殿酬谢神恩。悫妃、华妃也去。"

  悫妃静穆一笑算是答应了,华妃笑得十分勉强,道:"臣妾这两日身子不爽快,就不过去了。"

  皇后面露不悦,忽然听得一个虚弱的声音道:"本宫的身子不好,华妃的身子怎么也不爽快了。"

  华妃被人截了话头登时沉下脸回首去看,道:"本宫以为是谁--端妃娘娘的步子倒是勤快。"

  众人闻声纷纷转头,却见是端妃过来了,她并不理华妃的话。皇后笑道:"真是稀客,你怎么也来了?今日果真是个好日子呢,瞧着你气色还不错。"

  端妃勉强被侍女搀扶着行了一礼,道:"都是托娘娘的洪福。太医嘱咐了要我春日里太阳底下多走走,不想才走至上林苑里,就听见娘娘这里这样大动静。臣妾心里头不安,所以一定要过来看看。"

  皇后道:"没什么,不过虚惊一场。"

  皇后顾忌着端妃是有病的人,虽与她说笑却并不让她走近我与杜良娣,端妃亦知趣,不过问候了两声,也就告辞了。

  我向端妃欠身问好,她也只是淡淡应了。我留意着她虽与皇后说话并不看我,但侧身对着我的左手一直紧紧蜷握成拳,直到告辞方从袖中不易察觉地伸出一个手指朝我的方向一晃,随即以右手抚摸胸前月牙形的金项圈,似乎无意地深深看了我一眼。

  我正觉得她奇怪,低头一思索旋即已经明白。

  端妃前脚刚出去,后脚得了消息的玄凌几乎是衣袍间带了风一般冲了进来,直奔我榻前,紧紧拉住我的手仔细看了又看,目光渐渐停留在我的小腹。他这样怔怔看了我半天,顾不得在人前,忽然一把搂住我道:"真好!嬛嬛--真好!"

  我被他的举止骇了一跳,转眼瞥见皇后低头抚着衣角视若不见,华妃脸色铁青,其他人也是神色各异。我又窘又羞,急忙伸手推他道:"皇上压着臣妾的手了。"

  半月不见,玄凌有些瘦了。他急忙放开我,见我脸上血红两道抓痕,犹有血丝渗出,试探着伸手抚摩道:"怎么伤着了?"

  我心头一酸,侧头遮住脸上伤痕,道:"臣妾陋颜,不堪面见皇上。"

  他不说话,又见我手臂上敷着膏药,转头见杜良娣也是恹恹地躺着。皱了皱眉头道:"这是怎么了?"

  他的语气并不严厉,可是目光精锐,所到之处嫔妃莫不低头噤声。杜良娣受了好大一番惊吓,见玄凌进来并不先关怀于她,早就蓄了一大包委屈。现在听得玄凌这样问,自然是呜咽着哭诉了所有经过。

  玄凌不听则已,一听便生了气。他还没发话,悫妃、华妃等人都已纷纷跪下。玄凌看也不看她们,对皇后道:"皇后怎么说?"

  皇后平静道:"今日之事想来众位妹妹都是无心之失。"皇后略顿一顿,看着华妃出言似轻描淡写:"华妃么,珍珠链子不牢也不能怪她。"

  玄凌轩一轩眉毛,终于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道:"珍珠链子?去打发了做链子的工匠永远不许再进宫。再有断的,连脖子一起砍了。"

  华妃并不觉得什么,跪在她身边的悫妃早吓的瑟瑟发抖,与刚才在庭院中镇静自若的样子判若两人。悫妃带着哭腔道:"臣妾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臣妾手指上的护甲不知怎的勾到了松子的毛,想是弄痛了它,才让它受惊起来差点伤了杜良娣。"悫妃呜咽不绝:"松子抓伤了臣妾的手背所以臣妾抱不住它、让它挣了出去,幸亏甄婕妤舍身相救,否则臣妾的罪过可就大了。"说着伸出手来,右手上赫然两道血红的爪印横过保养得雪白娇嫩的手背。

  玄凌漠然道:"松子那只畜生是谁养的?"

  皇后一惊,忙跪下道:"臣妾有罪。松子是臣妾养着玩儿的,一向温驯,今日竟如此发狂,实在是臣妾的过错。"说着转头向身边的宫人喝道:"去把那只畜生找来狠狠打死,竟然闯下这样的弥天大祸,断断不能再留了!"

  悫妃吓得一声也不敢言语,只听得松子凄厉的哀叫声渐渐听不得了。玄凌见皇后如此说,反倒不好说什么了,睨了悫妃一眼道:"你虽然也受了伤,但今日之祸与你脱不了干系,罚半年俸禄,回去思过。"悫妃脸色煞白、含羞带愧,低头啜泣不已。

  皇后叹气道:"今日的事的确是迭番发生令人应接不暇。可是甄婕妤你也太大意了,连自己有了身孕也不晓得,还这样扑出去救人。幸好没有伤着,若是有一点半点不妥,这可是关系到皇家命脉的大事啊。"

  我羞愧低头,皇后责骂槿汐等人道:"叫你们好生服侍小主,竟连小主有了身孕这样的大事都糊里糊涂。万一今天有什么差池,本宫就把你们全部打发去暴室服役。"

  皇后甚少这样生气,我少不得分辩道:"不关她们的事,是臣妾自己疏忽了。身子犯懒只以为是春困而已,月事推延了半月,臣妾向来身子不调,这也是常有的。何况如今宫中时疫未平,臣妾也不愿多叨扰了太医救治。"我陪笑道:"臣妾见各位姐姐有身孕都恶心呕吐,臣妾并未有此症状啊。"

  曹婕妤笑吟吟向我道:"人人都说妹妹聪明,到底也有不通的时候。害喜的症状是因各人体质而已的,我怀着温仪帝姬的时候就是到了四五个月的时候才害喜害得厉害呢。"

  华妃亦笑容满面对玄凌道:"皇上膝下子嗣不多,杜良娣有孕不久,如今甄婕妤也怀上了,可见上天赐福与我大周啊。臣妾贺喜皇上。"

  华妃说话正中玄凌心事,果然玄凌笑逐颜开。欣贵嫔亦道:"臣妾怀淑和帝姬的时候太医曾经千叮万嘱,前三个月最要小心谨慎,如今婕妤好好静养才是,身上还受着伤呢。"

  众人七嘴八舌,诸多安慰,惟有悫妃站立一旁默默饮泣不止。皇后道:"还是先送婕妤妹妹回宫吧,命太医好生伺候。"

  玄凌对皇后道:"今日是二十三了,二十六就是敬妃册封的日子。朕命礼部同日册婕妤甄氏为莞贵嫔,居棠梨宫主位,皇后也打点一下事宜吧。"

  皇后微笑看着我道:"这是应该的,虽然日子紧了些,但是臣妾一定会办妥,何况还有华妃在呢,皇上放心就的。"总算华妃涵养还好,在玄凌面前依旧保持淡淡微笑。

  玄凌满意微笑,携了我的手扶起道:"朕陪你回去。"

  斜卧在榻上,看着玄凌嘱咐着槿汐她们忙东忙西,一会儿要流朱拿茶水来给我喝,一会儿要浣碧把枕头垫高两个让我靠着舒服,一会儿又要晶清去关了窗户不让风扑着我,一会儿有要让小允子去换更松软的云丝被给我盖上。直闹的一屋子的人手忙脚乱,抿着嘴儿偷笑。

  我推着他道:"哪里就这样娇贵了?倒闹得人不安生。"

  他拍一拍脑门道:"朕果然糊涂了,你养胎最怕吵了。"便对槿汐、小允子等人道:"你们都出去罢。"

  我忙道:"哎,你把她们都打发走了,那谁来伏侍我呢。"

  他握着我的手轻轻一吻,柔声道:"朕伏侍你好不好?"

  我笑道:"皇上这是什么样子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臣妾轻狂呢。"我扶正他适才因奔跑而有些歪斜的金冠,道:"皇上也不是第一次听说妃嫔怀孕了,怎么还高兴成这样?现成还有个杜良娣呢。"

  他抱着我的肩膀道:"咱们的孩子,岂是旁人可以比的?"他轻轻揉着我受伤的手臂:"你这人也真是傻,即便你没孩子,这样扑去救杜良娣伤着了身子可怎么好?"

  我远远望着桌上供着的一插瓶的一束桃花,花开如夭,微笑道:"臣妾并不是去救她,臣妾是救她腹中皇上的骨肉。"

  他感动,紧紧抱我于怀中,他刺痒的胡渣轻轻摩挲着我的脸颊,他轻声道:"傻子!她即使有着孩子,在朕心中也不能和你相较。"

  我低下头,水红滑丝锦被上绣着青红捻金银丝线灿烂的凤栖梧桐的图样,凤栖梧桐,宫中的女子相信这是夫妻同心相依的图样。密密麻麻,耀目的颜色眼得久了刺得眼睛发酸。杜良娣不能与我相较,那么,华妃呢?

  玄凌靠得愈近,身上"天宫巧"的气味愈浓,我的房中素来熏香,却也遮不住他身上浓烈的香味。"天宫巧",那是华妃最爱用的名贵脂粉,别无他人。

  我静静屏息,尽量不去闻到他身上华妃的气味。

  他浑然不觉,声音愈发温柔,"朕知道你这些日子为了华妃的事叫你受委屈了。"

  我散漫微笑,"臣妾委屈什么呢,皇上晋冯淑仪为妃,臣妾是明白的。"

  他道:"你是聪明人,若昭是个明白人,她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朕对她很放心。"

  我道:"敬妃姐姐对我很好,她的性子又沉稳,臣妾也很安心。"

  正说着,槿汐端了燕窝进来,玄凌亲自把盏喂给我喝,道:"如今你是贵嫔了,按规制该把莹心堂改成莹心殿,只是你有着身孕,暂时是忌讳动土木的。"

  我慢慢饮了几口。道:"这样住着就很好,只把堂名改成殿名就是了,如今国库不比平日,能俭省就俭省着吧。有用的地方多着,臣妾这里只是小事。"

  "西南战事节节胜利,你兄长出力不少,杀敌悍勇、连破十军,连汝南王也畏他几分。等战事告捷,咱们的孩子也出世了,朕就晋你为莞妃,建一座新殿给你居住。"

  我微笑摇头:"棠梨宫已经很好,臣妾也不希罕什么妃位,只想这样平安过下去,和皇上,和孩子。"

  "你和咱们的孩子,朕会保护你们。他吻着我的额发,"你放心。朕已经调派西南大军的右翼兵马归你兄长所用,以保无虞。总算他还没有辜负朕的期望,能在汝南王和慕容氏羽翼下有此成就。"

  我点点头,"臣妾哥哥的事臣妾也有所耳闻,这正是臣妾担心的。哥哥他……似乎一上战场就不要性命。"

  他想了想道:"这也是朕欣赏他的地方。只是你甄家只有他一脉,朕着他早日回朝完婚吧。"他在我耳边低语:"你什么都不要怕,只要好好地养着把平平安安孩子生下来。"

  我轻轻用手抚摸着平坦的小腹,他的手大而温暖,覆盖在我的手上。我几乎不能相信,这样意外和突然,一个小小的生命就在我腹中了。

  我慢慢闭上眼睛,终究,他是我腹中这个孩子的父亲,终究,他还是在意我的。我无奈而安慰地倚靠在他肩上,案几上一枝桃花开的浓夭正艳。

  他吻的气息越来越浓,耳畔一热,我推他道:"太医嘱咐了,前三个月要分外小心。"

  他脸有一点点红,我很少见他有这样单纯的神气,反而心下觉得舒畅安宁。他起身端起桌上的茶壶猛喝了一气,静了静神朝我笑道:"是朕不好,朕忘了。"他忽然愣了一愣,声音里有一丝淡默的欣慰和伤怀:"嬛嬛,这些日子,朕都没有见你这样笑过了。"

  我抬头,终于还是低下,慢慢道:"华妃娘娘明艳绝伦,皇上还记得臣妾的笑是什么样的么?"我再捺不住这些日子的委屈,眼中缓缓落下一滴泪来。

  他静默片刻,亲手拭去我眼角泪痕,柔声坚定道:"朕不会再教你伤心了。"我点点头,伤不伤心原也由不得他,只是,他有这样的心意也罢了。

  我不好意思:"这些日子臣妾不能服侍皇上了,皇上也不能老这样陪着臣妾,不如去别的娘娘那里留宿吧。"

  他依旧抱着我道:"朕再不扰你了,只静静陪着你好不好?"

  我亦享受此刻的平静安宁,腻了一会儿,想起端妃临走前的暗示,终于笑了笑道:"杜良媛今日也受了不小的惊吓,皇上也该去看看她才是。"

  他想了想,道:"好罢,朕明日再来看你。"

  夜渐渐深了,傍晚下过了雨,晚上倒有了乳白轻雾似的月色。后堂里只燃了一点如豆的煮火,与从玉色窗纱里漏进来的清亮月华交织成浅浅的明暗色泽。庭院中几本梨花开得如月光一般皎洁明亮,映满窗纱。

  果然三月春色,人间芳菲,连在深夜也不逊色。槿汐在灯下静静陪着我道:"娘娘,奴婢已经依照您的吩咐开了角门,只是端妃娘娘真的会过来么?"

  我道:"这个么,我也不知道,原本也只是我的揣度罢了。"我微笑看槿汐:"她若不来,咱们看看月亮也是好的。"

  槿汐笑:"娘娘心情很好呢。"

  我微笑:"我晋为贵嫔,掌一宫事宜,你在我身边伏侍,也要升任正五品温人,不是皆大欢喜么?"

  槿汐道:"奴婢是托娘娘与小皇子的福。"

  我道:"才一个多月大,哪里知道是帝姬还是皇子呢?"

  槿汐伸手用挑子挑亮烛火,"皇上嘴上虽不说,心里是巴不得想要个皇子的,如今的皇长子又……"她不再说下去,看我道:"娘娘今日这样扑出去救杜良娣,奴婢的心都揪起来了,实在太险了,您与杜良娣又不交好。"我知道她话里的疑问。

  我慢慢捋着衣襟上繁复的绣花,寻思良久道:"如果我说是有人推我出去的,你信么?我猜着推我那人的本意是要让我去撞上杜良娣的肚子,杜良娣小产,那么罪魁祸首就是我。"我微微冷笑,"一箭双雕的毒计啊!"

  槿汐闻言并不意外,似在意料之中的了然,"后宫争斗,有孕的妃嫔往往成为众矢之的,今日是杜良娣,明日也许就是娘娘您。"

  我抚摸着手腕上莹然生光的白玉手镯,淡淡自嘲道:"只怕今晚,为了我的身孕会有很多人睡不着呢。"

  槿汐恭顺道:"没有娘娘的身孕,她们也会为了杜良娣的身孕睡不着呢。"

  正说着话,忽然听到外头小允子小声道:"娘娘,来了。"

  我看了槿汐一眼,她起身便去开门,只听门"吱呀"一声微响,闪进来两个披着暗绿斗篷的女子,帷帽上淡墨色的面纱飘飘拂拂的轻软,乍一看以为是奉命夜行的宫女,其中一人鬓上一枝金雀儿祖母绿珠花上缀着小指大的两颗南珠,轻轻的晃着面纱。我便微笑道:"端妃娘娘果然守约。"

  那人把面纱撩开,露出病殃殃一张脸来,淡淡笑道:"本宫真是不中用,披香殿到这里的路并不远,却走了这样久。"

  我忙让着她坐下,示意小允子在外面守着,她见我并不卸妆穿寝衣,点了点头,道:"贵嫔聪慧,明白本宫的意思。"

  我道:"嫔妾也只是猜度罢了,娘娘以手指月,举手作一,所以嫔妾猜测娘娘是要在一更踏月来访,故而秉烛相候。"我待她饮过茶水休息片刻,方道:"娘娘深夜来访,不知可是为了白日的事?"

  她抿嘴不语,我知道她在意槿汐在旁,遂道:"此刻房中所在的人不是嫔妾的心腹,便是娘娘的心腹,娘娘直言就是。"

  她微微沉思,拿出一根留着两颗珍珠的细细的雪白丝线放在我面前,道:"请贵嫔仔细瞧一瞧。"

  我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对着烛火拿了丝线反复看了几遍,疑惑道:"似乎是华妃今日所戴的链子?"话一出口,心下陡然明白,串珍珠项链的丝线多为八股或十六股,以确保能承受珠子的重量,华妃今日所戴的珠链尤其硕大圆润,至少也要十六股的丝线穿成才能稳固,可是眼前这根丝线只有四股,我心中暗暗吃惊,于是问:"娘娘是在皇后宫中的庭院所得么?"

  端妃似笑非笑道:"不错,人人都忙着看顾杜良媛与你,这东西便被本宫拾了来。"她轻抿一口茶水,徐徐道:"华妃真是百密一疏了。"

  我轩一轩眉,淡漠道:"难怪华妃的珍珠链子被花枝一勾就断了。她果然是个有心人啊。"

  丝线上所剩的两颗珍珠在烛光下散发清冷的淡淡光泽,我想着今日皇后庭院中的凶险,如果杜良娣真的踩着这些散落的珍珠滑倒,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我下意识地去抚摸自己的小腹,如今我的腹中亦有一个小生命在呼吸生长,以己度人,岂不胆战心惊……

  我不由感激端妃,恳切道:"多谢娘娘提点。"

  她的目光柔和落在我腹部,神色变得温软,半晌唏嘘道:"本宫一来是提醒你,二来……你腹中稚子无辜,孩子是母亲的心血精华,本宫看着也不忍心,算是为这个孩子积福罢。"

  我心中感动,端妃再避世冷淡,可是她对于孩子是真正的喜爱,哪怕是她所厌恶的曹婕妤之流所生的温仪帝姬,也并无一丝迁怒。我端然起身,恭恭敬敬对她施了一礼,"嫔妾多谢娘娘对腹中孩儿的垂怜。"

  端妃眼眶微微一红,旋即以手绢遮掩,平静道:"既然说了,本宫不怕再告诉你一件事,听闻此珠链是曹婕妤赠予华妃的。"

  我默然思索片刻,觉得连维持笑容也是一件为难的事,护甲的钩子磨得极尖锐,我轻轻勾着桌布上的花边,道:"曹琴默是比华妃更难缠的人。此人蕴锋刃于无形,嫔妾数次与她交锋都险些吃了她的暗亏。"

  端妃轻笑:"华妃若是猛虎,曹琴默就是猛虎的利爪,可是在你身上她终究也没占到多少便宜不是?"端妃倏然收敛笑容,正色道:"只要知道锋刃在谁手中,有形与无形都能小心避开,只怕身受其害却连对手都不知道是谁,才是真正的可怖。"

  话说得用力,端妃脸色苍白中泛起潮红,极力压抑着不咳嗽出声,气益发喘得厉害,端妃身边的侍女立即倒了丸药给她服下。

  我问道:"娘娘到底是什么病,怎么总是不见好?嫔妾认识一位太医,脉息极好,不如引荐了为娘娘医治。"

  端妃稍微平伏些,摆手道:"不劳贵嫔费心。本宫是早年伤了身子,如今药石无效,只能多养息着了。"

  见她如此说,我也不好再劝。送了端妃从角门出去,一时间我与槿汐都不再说话,沉默,只是因为我们明白所处的环境有多么险恶,刀光剑影无处不在。

  槿汐服侍我更衣睡下,半跪在床前脚踏上道:"娘娘不要想那么多,反而伤神,既知是华妃和曹婕妤,咱们多留心、兵来将挡也就是了。"

  我靠在软枕上道:"端妃当时不在庭院中,所以只知其一,难道我也可以不留心么?"

  槿汐微微诧异,道:"娘娘您的意思是……"

  "华妃断了珠链差点滑倒了杜良娣,好容易没有摔倒,可是悫妃手中的松子又突然作乱扑了出来,难道不奇怪么?当然猫在春天难免烦躁些,可是松子是被调教过的,怎么到了她手上就随意伤人了呢?"

  槿汐为我叠放衣裳的手微微一凛:"娘娘的意思是……"

  我垂下头,道:"悫妃是后妃之中唯一有儿子的……"

  槿汐道:"可是素日来看,悫妃娘娘很是谨小慎微,只求自保。"

  我叹一口气道:"但愿是我多虑吧。我只是觉得皇上膝下子嗣荒芜,若真是有人存心害之,那么绝不会是一人所为。"我想了一想,道:"你觉得端妃如何?其实她避世已久,实在不必趟这淌浑水。"

  槿汐把衣裳折起放好,慢慢道:"奴婢入宫已久,虽然不大与端妃娘娘接触,但是奴婢觉得端妃娘娘不像有害娘娘的心思,但是端妃娘娘也绝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招惹的人。"

  我侧身睡下,"的确如此,所以我对她甚是恭敬,恪守礼节。我也知道,后宫中人行事都有自己的目的,端妃帮我大约也是与华妃不和的缘故吧。"

  槿汐道:"是。"说着吹灭烛火,各自睡下,只余床前月华疏朗,花枝影曳。



《甄嬛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宫廷小说,本站转载收集甄嬛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