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音乐

电视剧

小说

漫画


第十四章 时疫

   太后与皇后、诸妃的焚香祷告并没有获得上天的怜悯,太医院的救治也是杯水车薪,解不了燃眉之急,被时疫感染的人越来越多,死去敌人也越来越多。玄凌焦急之下,身子也渐渐瘦下去。

  棠梨宫中焚烧的名贵香料一时绝迹,到处弥漫着艾叶和苍术焚烧时的草药呛薄的气味,宫门前永巷中遍洒浓烈的烧酒,再后来连食醋也被放置在宫殿的各个角落煮沸驱疫。

  然而不幸的是,禁足于存菊堂的眉庄也感染了可怕的时疫。

  当我赶到冯淑仪的昀昭殿时,冯淑仪已经十分焦急,拉着我的手坐下道:"昨日还好好的,今早芳若来报,说是吃下去的东西全呕了出来,人也烧得厉害,到了午间就开始说胡话了。"

  我惊问:"太医呢?去请了太医没有?"

  冯淑仪摇头道:"沈常在被禁足本就受尽冷落,时疫又易感染,这个节骨眼上哪个太医敢来救治?我已经命人去请了三四趟,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你说如何是好?"

  芳若急得不知怎么才好,声音已经带了哭腔:"奴婢已经尽力了,本想去求皇上,可是他们说皇上有事,谁也不见;太后、皇后和几位娘娘都在通明殿祈福,连个能拿主意的人都没有。"

  我转头便往存菊堂走,冯淑仪一见更慌了神,急忙拉我道:"你疯了--万一染上时疫可怎么好!"

  我道:"不管是什么情形,总要去看了再说。"说着用力一挣便过去了,冯淑仪到底忌惮着时疫的厉害,也不敢再来拉我。

  我一股风地闯进去,倒也没人再拦着我,到了内室门口,芳若死活不让我再进去,只许我隔着窗口望一眼,她哭道:"常在已经是这个样子,小主可要保重自己才好,要不然连个能说话的人也没有了。"

  我心头一震,道:"好,我只看一会儿。"

  室内光线昏暗,唯有一个炭盆冒着丝丝热气,昔年冬日她为我送炭驱寒,今年却是轮到我为她做这些事了。帘幕低垂,积了好些尘灰,总是灰仆仆地模糊的样子,只见帘幕后躺着个那个身影极是消瘦,不复昔日丰腴姿态。眉庄像是睡得极不安稳,反复咳嗽不已。

  我心中焦灼不忍再看,急急转身出去,撂下一句话道:"劳烦姑姑照顾眉庄,我去求皇上的旨意。"

  然而我并没有见到玄凌,眼见着日影轮转苦候半日,出来的却是李长,他苦着脸陪笑道:"小主您别见怪,时疫流传到民间,皇上急得不行,正和内阁大臣们商议呢。实在没空接见小主。"

  我又问:"皇上多久能见我?"

  李长道:"这个奴才也不清楚了。军国大事,奴才也不敢胡乱揣测。"

  我情知也见不到玄凌,去求皇后也是要得玄凌同意的,这样贸贸然撞去也是无济于事。狠一狠心掉头就走,扶着流朱的手急急走出大段路,见朱影红墙下并无人来往,才惶然落下泪来--眉庄、眉庄、我竟不能来救你!难道你要受着冤枉屈死在存菊堂里么?

  正无助间,闻得有脚步声渐渐靠近,忙拭去面上泪痕,如常慢慢行走。

  那脚步声却是越来越近,忽地往我身后一跪,沉声道:"微臣温实初向婕妤小主请安。"

  我并不叫他起来,冷笑道:"大人贵足踏贱地,如今我要见一见你可是难得很了。今日却不知道是吹了什么好风了。"

  他低头,道:"小主这样说,微臣实在不敢当。但无论发生什么事,还请小主放宽心为上。"

  我别过脸,初春的风微有冷意,夹杂着草药的气味,吹得脸颊上一阵阵发紧的凉。我轻声道:"温大人,是我伤心糊涂了,你别见怪。先起来吧。"

  温实初抬头,恳切道:"微臣不敢。"

  我心头一转,道:"温大人是不是还要忙着时疫的事无暇分身?"

  "是。"

  我静一静道:"如果我求温大人一件事,温大人可否在无暇分身时尽力分身助我。我可以先告诉大人,这件做成了未必有功,或许被人发现还是大过,会连累大人的前程甚至是性命。可是做不成,恐怕我心里永远都是不安。大人可以自己选择帮不帮我。"

  "那么敢问婕妤小主,若是微臣愿意去做,小主会不会安心一些?"

  我点头,"你若肯帮我,我自然能安心一些,成与不成皆在天命,可是人事不能不尽。"

  他不假思索道:"好。为求小主安心,微臣尽力去做便是。但请小主吩咐。"

  我低低道:"存菊堂中的沈常在身染时疫,恐怕就在旦夕之间。我请你去救她,只是她是被禁足的宫嫔……"

  他点一点头,只淡淡道:"无论她是谁,只要小主吩咐微臣都会尽力而为。"说着躬身就要告退,我看他走远几步,终于还是忍不住,道:"你自己也小心。"

  他停步,回首看我,眼中浮起惊喜和感动的神色,久久不语。我怕他误会,迅速别过头去,道:"大人慢走。"

  眉庄感染时疫,戍守的侍卫、宫女唯恐避之不及,纷纷寻了理由躲懒,守卫也越发松懈。芳若便在夜深时偷偷安排了温实初去诊治。

  然而温实初只能偷偷摸摸为眉庄诊治,药物不全,饮食又不好,眉庄的病并没有起色,正在我万分焦心的时候,小连子漏夜带了人来报,为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我连夜求见玄凌,当御书房紧闭的镂花朱漆填金门扇在沉沉夜色里嘎然而开的时候,那长长的尾音叫我心里没来由的一紧--此事成与不成,关系着眉庄能否活下去。

  正要行下礼去,玄凌一把拉住我道:"什么事?这样急着要见朕?"

  我沉默片刻,眼光一扫四周,玄凌道:"你们不用在这里伺候了,朕与婕妤说会儿话。"

  李长立时带了人下去,玄凌见已无人,道:"你说。"

  我伸手击掌两下,须臾,候在门外的小连子带了一个人进来。这人满面尘霜,发髻散乱,满脸胡茬,衣衫上多是尘土,只跪着浑身发抖。

  我冷冷剜他一眼,道:"皇上面前,还不抬头么?!"

  玄凌不解的看我一眼,我只不说话。那人激灵灵一抖,终于慢慢抬起头来,不是刘畚又是谁!

  玄凌见是他,不由一愣,转瞬目光冷凝,冷冰冰道:"怎么是你?"

  刘畚吓得立即伏地不敢多言。

  我望住玄凌,慢慢道:"臣妾始终不相信沈常在会为了争宠而假怀皇嗣,所以暗中命人追查失踪了的刘畚,终于不负辛苦在永州边境找到了他,将他缉拿回京城。"我静静道:"当日或许知情的茯苓已经被杖杀。刘畚为沈常在安胎多时,内中究竟想必没有人比他更明白。"

  玄凌静默一晌,森冷对刘畚道:"朕不会对你严刑逼供,但是你今日说的话若将来有一日被朕晓得有半句不实,朕会教你比死还难受。"

  刘畚的身子明显一颤,浑身瑟瑟不已。

  我忽然温婉一笑,对刘畚道:"刘大人自可什么都不说。只是现在不说,我会把你赶出宫去,想来你还没出京城就已经身首异处了吧。"

  刘畚的脑袋俯着的地方留下一滩淡淡的汗迹,折射着殿内通明的烛光荧荧发亮。我不自觉的以手绢掩住口鼻,据说刘畚被发现时已经混迹如乞丐以避追杀,可想其狼狈仓皇。如今他吓出一身淋漓大汗,那股令人不悦的气味越发刺鼻难闻。

  我实在忍不住,随手添了一大勺香料焚在香炉里,方才觉得好过许多。

  刘畚的嗓子发哑,颤颤道:"沈容华是真的没有身孕。"

  玄凌不耐烦,"这朕知道。"

  他狠命叩了两下头道:"其实沈常在并不知道自己没有身孕。"他仰起头,眼中略过一道暗红惊惧的光芒:"臣为小主安胎时小主的确无月事,且有头晕呕吐的症状,但并不是喜脉,而是服用药物的结果。但是臣在为小主把脉之前已经奉命无论小主是什么脉象,都要回禀是喜脉。"

  玄凌的目中有冰冷的寒意,凝声道:"奉命?奉谁的命?!"

  刘畚犹豫再三,吞吞吐吐不敢说话。我冷笑两声,道:"她既要杀你,你还要替她隐瞒多久?要咽在肚子里带到下面做鬼去么?"

  刘畚惶急不堪,终于吐出两字:"华、妃。"

  玄凌面色大变,目光凝滞不动,盯着刘畚道:"你若有半句虚言--"

  刘畚拼命磕头道:"臣不敢、臣不敢。微臣自知有罪。当日华妃娘娘赠臣银两命臣离开京城避险说是有人会在城外接应。哪知道才出臣就有人一路追杀微臣,逼得微臣如丧家之犬啊。"

  我与玄凌对视一眼,他的脸色隐隐发青,一双眼里,似燃着两簇幽暗火苗般的怒意。我晓得他动了大怒,轻轻挥一挥手命小连子安置了刘畚下去,方捧了一盏茶到玄凌手中,轻声道:"皇上息怒。"

  玄凌道:"刘畚的话会不会有不尽不实的地方。"

  我曼声道:"皇上细想想,其实沈常在当日的事疑点颇多,只是苦无证据罢了。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沈常在真的几日前来红,那么那染血的衣裤什么时候不能扔,非要皇上与皇后诸妃都在的时候才仍,未免太惹眼了。还有沈常在曾经提起姜太医给的一张有助于怀孕的方子,为什么偏偏要找时就没了。若是没有这张方子沈常在这样无端提起岂非愚蠢。"我一口气说出长久来心中的疑惑,说得急了不免有些气促,我尽量放慢声息:"皇上恐怕不信,其实臣妾是见过那张方子的,臣妾看过,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的声音里透着凉森森的寒意,道:"华妃--很好!那张可以证明沈常在清白的方子大抵是被偷了,只怕和那个叫茯苓的宫女也脱不了干系。" 他慢慢放低了声音,露出些许悔意:"朕当日一时气愤杀了她,若是细细审恐怕也不至今日。"

  我低声道:"皇上预备怎么办?"

  他并不接话,只是叹:"是朕冤枉了沈氏--放她出来吧,复她的位分。"

  我凄惶道:"只怕一时放不出来。"

  他惊问:"难道她……"

  我摇头,"眉姐姐并没有寻短见。只是禁足后忧思过度身子孱弱,不幸感染了时疫,如今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说到最后,已禁不住悲凉之意呜咽不已。

  他愣了片刻,"朕只是禁足,她也未免太想不开了。"

  我泣道:"皇上禁足降罪于眉姐姐并不是极大的惩罚,可是宫里哪一个人不是看着皇上您的脸色行事,皇上不喜欢姐姐于是那些奴才更加一味地作践她。"

  他微微吸一口凉气,道:"朕即刻命太医去为沈容华诊治,朕要容华好好活下去。"说着就要唤李长进来。

  我拉住玄凌的衣袖道:"请皇上恕臣妾大不敬之罪。臣妾见沈容华病重,私下已经求了一位太医去救治了。"

  玄凌回首顾我,问:"真的?"

  我点头,"请皇上降罪于臣妾。"

  他扶我起来,"若不是你冒死行此举,恐怕朕就对不住沈容华了。"

  我垂泪摆首,"不干皇上的事,是奸人狡诈,遮蔽皇上慧眼。"我心中不悦玄凌当日的盛怒,然而他是君王,我怎能当面指责他。

  他被"奸人"二字所打动,恨然道:"华妃竟敢如此愚弄朕,实不可忍。"走至门前对殿外守候的李长道:"去太医院传旨,杀江穆炀、江穆伊二人。责令华妃--降为嫔,褫夺封号。"然而想了一想,复道:"慢着--褫夺封号,降为贵嫔。"

  李长一震,几乎以为是听错了,褫夺封号于后妃而言是极大的羞辱,远甚于降位的处分。李长不晓得玄凌为何动了这样大的怒气,又不敢露出惊惶的神色,只好拿眼睛偷偷觑着我,不敢挪步。

  我原听得降华妃为嫔,褫夺封号,转眼又成贵嫔,正捺不住怒气,转念念及西南战事的要紧,少不得生生这口气咽下去。又听见玄凌道:"先去畅安宫,说朕复沈氏容华位分,好好给她治病要紧。"

  李长忙应了一声儿,利索地带了几个小内监一同去传旨。

  及至无人,玄凌的目光在我脸上逗留了几转,几乎是迟疑着问:"嬛嬛,刘畚不是你故意安排了的吧?"

  我一时未解,"恩?"了一声,看着他问:"什么?"

  他却不再说下去,只是干涩笑笑,"没什么?"

  我忽地明白,脑中一片冷澈,几乎收不住唇际的一抹冷笑,直直注目于他,"皇上以为是臣妾指使刘畚诬陷华妃娘娘?"我心中激愤,口气不免生硬,"皇上眼中的臣妾是为争宠不惜诬陷妃子的人么?臣妾不敢,也不屑为此。臣妾若是指使刘畚诬陷华妃营救沈容华,大可早早行次举,实在不必等到今日沈容华性命垂危的时候了。"我屈膝道:"皇上若不相信臣妾,李公公想来也未曾走远,皇上大可收回旨意。"

  他的脸色随着我的话语急遽转变,动容道:"嬛嬛,是朕多疑了。朕若不信你,就不会惩处华妃。"

  我心头难过不已,脱口道:"皇上若信臣妾,刚才就不会有此一问。"

  他的脸色遽地一沉,低声喝道:"嬛嬛!"

  我一恸,蓦然抬头迎上他略有寒意的眼神。我凄楚一笑,仿佛嘴角酸楚再笑不出来,别过头去缓缓跪下道:"臣妾失言……"

  他的语气微微一滞,"你知道就好,起来罢。"说着伸手来拉我。

  我下意识的一避,将手笼于袖中,只恭敬道:"谢皇上。"

  他伸出的手有一瞬间的僵硬,叹息近乎无声,"慕容贵嫔服侍朕已久,体贴入微。素来虽有些跋扈,可是今日,朕……真是失望。"

  我默然低首,片刻道:"臣妾明白。"

  他只是不说话,抬头远远看天空星子。因为初春夜晚料峭的寒冷,他唇齿间顺着呼吸有蒙昧的白气逸出,淡若无物。

  绢红的宫灯在风里轻轻摇晃,似淡漠寂静的鬼影,叫人心里寒浸浸的发凉他终于说:"外头冷,随朕进去罢。"

  我沉默跟随他身后,正要进西室书房。忽然有女人响亮的声音惊动静寂的夜。这样气势十足而骄纵威严的声音,只有她,华妃。

  我与玄凌迅速对视一眼,他的眼底大有意外和厌烦之色。我亦意外,照理李长没有那么快去慕容世兰处传旨,她怎那么快得了风声赶来了,难道是刘畚那里出了什么纰漏。正狐疑着,李长一溜小跑进来,道:"回禀皇上,华……慕容贵嫔要求面圣。"

  玄凌懒得多说,只问:"怎么回事?"

  李长低头道:"奴才才到畅安宫宣了旨意,还没去太医院就见慕容贵嫔带了江穆炀、江穆伊两位太医过来,要求面圣。"他迟疑片刻,"慕容贵嫔似乎有急事。"

  玄凌道:"你对她讲了朕的旨意没有?"

  李长道:"还没有。慕容贵嫔来得匆忙,容不了奴才回话。"

  玄凌看我一眼,对李长道:"既还没有,就不要贵嫔、贵嫔的唤,你先去带他们进来。"

  李长躬身去了,很快带了他们进来,华妃似乎尚不知所以然,满脸喜色,只是那喜色在我看来无比诡异。

  玄凌嘱了他们起身,依旧翻阅着奏折,头也不抬,神色淡漠道:"这么急着要见朕有什么事?"

  华妃并没有在意玄凌的冷淡,兴冲冲道:"皇上大喜。臣妾听闻江穆炀、江穆伊两位太医研制出治愈时疫的药方,所以特意带两位太医来回禀皇上。"

  玄凌不听则已,一听之下大喜过望,忽地站起身,手中的奏折"嗒"地落在桌案上,道:"真的么?!"

  华妃的笑容在满室烛光的照耀下愈发明艳动人,笑吟吟道:"是啊。不过医道臣妾不大通,还是请太医为皇上讲述吧。"

  江穆伊出列道:"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风、寒、暑、湿、燥、火六淫从口鼻而入,邪气"未至而至"、"至而不至"、"至而不去"、"至而太过"均可产生疫气,侵犯上焦肺卫,与五内肺腑相冲相克,而为时疫。疫气升降反作,清浊相混。邪从热化,则湿热积聚于中,蕴伏熏蒸;邪从寒化,则寒湿骤生,脾胃受困而不运。脾阳先绝,继之元气耗散而致亡阳。若救治不及,可因津气耗损而致亡阴亡阳。"(1)

  他罗嗦了一堆,玄凌不耐,摆手道:"不要掉书袋,拣要紧的来讲。"

  江穆炀听江穆伊说的烦乱,遂道:"时疫之邪,自口鼻而入,多由饮食不洁所致而使脾、胃、肠等脏器受损。臣等翻阅无数书籍古方研制出一张药方,名时疫救急丸。以广藿香叶、香薷、檀香、木香、沉香、丁香、白芷、厚朴、木瓜、茯苓、红大戟、山慈菇、甘草、六神曲、冰片、簿荷、雄黄、千金子霜制成。性温去湿,温肝补肾,调养元气。"

  玄凌"唔"了一声,慢慢思索着道:"方子太医院的各位太医都看过了觉得可行么?"

  江穆炀道:"是。已经给了几个患病的内监吃过,证实有效。"

  玄凌的脸上慢慢浮出喜色,连连击掌道:"好!好!"

  正说话间,华妃低声"唉呦"一句,身子一晃,摇摇欲坠。我站于她身后,少不得扶她一把。华妃见是我,眼中有厌恶之色闪过,不易察觉地推开我的手,强自行礼道:"臣妾失仪--"

  近旁的宫人搀扶着华妃要请她坐下,华妃犹自不肯。玄凌问道:"好好的,哪里不舒服么?"

  江穆伊见机道:"娘娘听说微臣等说起古书中或许有治疗时疫的方子,已经几日不睡查找典籍了。想是因此而身子发虚。"

  此时华妃面色发白,眼下的一层乌青,果然是没有好好休息。玄凌闻言微微一动,过来扶住华妃按着她坐下道:"爱妃辛苦了。"

  华妃牵住玄凌衣袖,美眸中隐现泪光,"臣妾自知愚钝,不堪服侍皇上,只会惹皇上生气。"她的声音愈低愈柔,绵软软地十分动人,"所以只好想尽办法希望能为皇上解忧。"

  她轻轻拿绢子擦拭眼角泪光,全不顾还有两位太医在。玄凌看着不像样子,唤了几个内监来道:"跟着江太医去,先把药送去沈容华的存菊堂,再遍发宫中感染时疫的宫人。"

  江穆炀与江穆伊当此情境本就尴尬无比,听闻这句话简直如逢大赦,赶忙退下。

  华妃一怔,问道:"沈容华?"

  玄凌淡然道:"是。朕已经下旨复沈氏的位分,以前的事是朕错怪她了。"

  华妃愕然的神色转瞬即逝,欠身道:"那是委屈沈家妹妹了,皇上该好好补偿她才是。"说着向我笑道:"也是甄婕妤大喜。姐妹一场终于可以放心了。"

  我淡淡微笑,直直盯着她看似无神的双眸,"多谢华妃娘娘关怀。"

  华妃横睨了我一眼,声音愈发低柔妩媚,听得人骨子里发酥:"臣妾不敢求皇上宽恕臣妾昔日鲁莽,但请皇上不要再为臣妾生气而伤了龙体。臣妾原是草芥之人,微末不入流的。可皇上的身子关系着西南战事,更关系着天下万民啊。"

  玄凌叹气道:"好啦。今日的事你有大功,若此方真能治愈时疫,乃是天下之福。朕不是赏罚不明的人。"华妃闻言哭得更厉害,几乎伏在了玄凌怀中。玄凌也一意低声抚慰她。

  我几乎不能相信,人前如此盛势的华妃竟然如此婉媚。只觉得无比尴尬刺心,眼看着玄凌与华妃这样亲热,眼中一酸,生生地别过头去,不愿再看。

  我默默施了一礼无声告退,玄凌见我要出去,嘴唇一动,终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依旧怀抱着华妃,柔声安慰她。柔软厚密的地毯踩在足下绵软无声,我轻轻掩上殿门。外头候着的李长急得直搓手,见我出来如同逢了救星一样,忙道:"小主。这……皇上要处置两位江太医和华妃娘娘的旨意要不要传啊。"见我面色不好,忙压低了声音道:"这话本该奴才去问皇上的,可是这里面……"他轻轻朝西室努了努嘴:"还请小主可怜奴才。"

  我低声道:"看这情形是不用你跑一趟了。若再要去,也只怕是要加封的旨意呢。"

  我突然一阵胸闷,心头烦恶不堪,径自扶了流朱的手出去。夜风呼呼作响刮过耳边,耳垂上翡翠耳环的繁复流苏在风里沥沥作响,珠玉相碰时发出刺耳的声音。有那么一刹那,我几乎只听见这样的声音。而不愿再听见周围的动静。

  诚然他是对的,或者说,他从没有错。他必须顾虑他的天下与胜利。但是他即使都是对的,我依然可以保持内心对他所为的不满,尽管我的面容这样顺从而沉默。

  翌日玄凌来看我时只对我说了一句:"朕要顾全大局。"

  我手捧着一盏燕窝,轻轻搅动着道:"是。臣妾明白。"

  我看见他眼下同样一圈乌青心里暗暗冷笑,据说华妃昨晚留宿在了仪元殿东室侍寝,想来他也没有睡好了。

  后宫之中,女人的前程与恩宠是在男人的枕榻之上,而男人的大局也往往与床第相关。两情缱绻间,或许消弭了硝烟;或许我不知该不该这样说,了结了一桩默契的交易。

  果然玄凌连着打了几个呵欠。最后他自己也尴尬了,道:"你放心。如今用人之际没有办法。沈容华的事朕没有忘记,亦不会轻轻放过。"

  我淡淡微笑道:"皇上龙体安康要紧,臣妾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连着好几日,玄凌再没有踏足我的棠梨宫。淳儿陪我在上林苑中慢慢踱步看着新开的杏花。那花开得正盛,灿烂若流霞轻溢横飞,仿佛连天空也被它映得红了。我依旧是旧时的衣着,湖水绿的衣裳虽衬春天,而今看来却与这粉色有些格格不入了。

  淳儿嘟着嘴道:"皇上好些日子没来了,不会是忘了姐姐和我吧。"淳儿摘了一朵杏花兀自比在鬓边,朝我笑嘻嘻道:"好不好看?"

  我掐一掐她的脸,笑:"忘记了我也不会忘了你呀,小机灵鬼儿。"

  淳儿到底把花插在了鬓边,走一步便踢一下那地上的落花,轻轻笑道:"皇上不来也好,来了再自在到底也有好多规矩束着,好没意思。"

  我忙去捂她的嘴,"越发疯魔了,这话可是能乱说的么,小心被人听去治你个欺君之罪。"

  淳儿忙四处乱看,看了一会儿发觉并没其他人,方拍着胸口笑道:"姐姐吓唬我呢。咱们去看杜良娣吧,她的肚子现在有些圆起来了呢。"

  我点点头,与她同行而去。

  其时风过,正吹得落红缤纷如雨,恍若雨水摇落,瞬间打湿了我的心情。我仰头看着那满天杏花,暗暗想道,又是一年春来了。

  注释:

  (1)、摘自《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略加改动



《甄嬛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宫廷小说,本站转载收集甄嬛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