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音乐

电视剧

小说

漫画


第十三章 珠胎

   到了二月里,天也渐渐长了。镇日无事,便在太后宫中服侍,为她抄录佛经。冬寒尚未退去,殿外树木枝条上积着厚厚的残雪,常常能听见树枝断裂的轻微声响。

  清冷的雪光透过抽纱窗帘,是一种极淡的青色,像是上好钧窑瓷薄薄的釉色,又像是十七八的月色,好虽好,却是残的。

  清明的雪光透过明纸糊的大窗,落下一地十五六的月色似的雪白痕迹,虽是冷寂的色彩,反倒映得殿中比外头敞亮许多。

  许是因为玄凌的缘故,太后对我也甚好,只是她总是静静的不爱说话。我陪侍身边,也不敢轻易多说半句。

  流光总是无声。

  很多时候,太后只是默默在内殿长跪念诵经文,我在她身后一字一字抄录对我而言其实是无趣的梵文。案上博山炉里焚着檀香,那炉烟寂寂,淡淡萦绕,她神色淡定如在境外,眉宇间便如那博山轻缕一样,飘渺若无。

  我轻轻道:"太后也喜欢檀香么?"

  她道:"理佛之人都用檀香,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她微微举眸看我,"后宫嫔妃甚少用此香,怎么你倒识得。"

  "臣妾有时点来静一静心,倒比安息香好。"

  太后微笑:"不错。人生难免有不如意事,你懂得排遣就好。"

  太后的眼睛不太好,佛经上的文字细小,她看起来往往吃力。我遂把字体写的方而大,此举果然讨她喜欢。

  然而许是太后性子冷静的缘故,喜欢也只是淡淡的喜欢。只是偶尔,她翻阅我写的字,淡淡笑道:"字倒是娟秀,只是还缺了几分大气。不过也算得上好的了,终究是年纪还轻些的缘故。"不过轻描淡写几句,我的脸便红了,窘迫的很。我的字一向是颇为自矜的,曾与玄凌合书过一阕秦观的《鹊桥仙》。他的耳语呵出的气拂在耳边又酥又痒:"嬛嬛的字,如插花舞女,低昂芙蓉;又如美女登台,仙娥弄影;又若红莲映水,碧沼浮霞。"(1)

  我别过头吃吃而笑:"哪里有这样好,皇后能左右手同时书写,嬛嬛自愧不如。"

  他淡淡出神,只是一笑带过,"皇后的字是好的,只是太过端正反而失了韵致。"

  于是笑盈盈对太后道:"皇后的字很好呢,可以双手同书。"

  太后只是淡漠一笑,静静望着殿角独自开放的腊梅,手中一颗一颗捻着佛珠,慢里斯条道:"梅花香自苦寒来。再好的字也要花功夫下去慢慢地练出来,绝不是一朝一夕所得。皇后每日练字下的功夫不少。"

  我忽地忆起去皇后宫中请安时,她的书案上堆着厚厚一迭书写过的宣纸,我只是吃惊:"这样多,皇后写了多久才写好?"

  剪秋道:"娘娘这几日写得不多,这是花了三日所写的。"

  我暗暗吃惊,不再言语。皇后并不得玄凌的宠幸,看来长日寂寂,不过是以练字打发时光。

  太后道:"甄婕妤的底子是不错。"她微阖的双目微微睁开,似笑非笑道:"只是自承宠以来恐怕已经很少动笔了吧。"

  我不觉面红耳赤,声音低如蚊讷,"臣妾惭愧。"

  然而太后却温和笑了,"年轻的时候哪能静得下性子来好好写字,皇上宠爱你难免喜欢你陪着,疏忽了写字也不算什么。皇上喜欢不喜欢,原不在字好不好上计较。"

  太后待我不错,然而这一番话上,我对太后的敬畏更甚。有时玄凌来我宫中留宿,我也择一个机会婉转劝他多临幸皇后,他只是骇笑,"朕的嬛嬛这样大方。"

  我只好道:"皇后是一国之母,皇上也不能太冷落了。"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人也不再畏畏缩缩地犯懒不愿动弹,肯到处去走走了。这日早起去给皇后请安,甫进宫门便听见殿中笑语喧哗声不断,似是十分热闹融洽。

  皇后见我进来,笑着招手道:"你也来了,正说得热闹呢。"

  我忙忙笑道:"可不是呢,姐姐们笑得高兴,可就远远把臣妾招来了。"

  我见皇后座下东首座位上是华妃,西首位子上是冯淑仪,各自下手都坐着一溜嫔妃。陵容仿佛又瘦了一圈儿,湮没在诸多容光锦绣的妃嫔中,毫不起眼。我行至她身边,关切问:"近来你身子总不大好,今日可有些精神了?"

  陵容道:"多谢姐姐挂念,好的多了--"话犹未完,连接着咳嗽了两声,转过脸去擤一擤鼻子,方不好意思笑道:"叫姐姐见笑了,不过是风寒,竟拖延了那么久也不见好。"她说话时鼻音颇重,声音已经不如往日清婉动听。

  为着感染了风寒,陵容已有大半月不曾为玄凌侍寝,倒是淳儿,心直口快的单纯吸引了玄凌不少目光。

  淳儿笑嘻嘻道:"甄姐姐只顾着看安姐姐,也不理我,我也是你的妹妹呀。"

  我不由笑道:"是。你自然是我的妹妹,在座何尝不都是姐妹呢。好妹妹,恕了姐姐这一遭吧。"一句话引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淳儿拉着衣袖比给我看,道:"我近日又胖啦,姐姐你瞧,新岁时才做的的衣裳,如今袖口就紧了。"

  我忍着笑,掰着手指头道:"是啊。早膳是两碗红稻米粥、三个焦圈糖包;午膳是炖得烂熟的肥鸡肥鸭子;还不到晚膳又用了点心;晚膳的时候要不是我拉着你,恐怕那碗火腿炖肘子全下你肚子去了,饶是这样还嚷着饿,又吃了宵夜。"我极力忍着笑得发酸的腮帮子,道:"不是怕吃不起,只是你那肚子撑得越发滚圆了。"

  淳儿起先还怔怔听着,及至我一一历数了她的吃食,方才醒悟过来,羞红了脸跺脚道:"姐姐越发爱笑话我了。"低下头羞赧地瞧着自己身上那件品红织金打彩的锦袍道:"不过姐姐说的是,我可不能再这样吃了,皇上说我的衣裳每两个月就要新做,不是高了,就是胖了。我还真羡慕安姐姐的样子,总是清瘦的。"

  皇后笑道:"胖些有什么要紧,皇上喜欢你就是了。你安姐姐怕是还羡慕你能吃得下呢。"说着看陵容道:"身子这样清癯总不太好,平时吃着药也要注意调理才是。"

  正说着话,一旁含笑听着的恬贵人眉头一皱,扭过头去用帕子捂住嘴干呕了几下。众人都是一愣,皇后忙问道:"怎么了?可是早膳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还是身子大不舒服?"

  恬贵人忙站起来,未说话脸却先红了起来。只见恬贵人身边的宫女笑嘻嘻地回道:"贵人小主不是吃坏了东西,是有喜了……"

  话音未落,恬贵人忙含笑斥道:"不许混说!"

  我的心忽地一沉,只是愕然。这样猝不及防的听闻,回首看着皇后,皇后也是一惊,旋即笑逐颜开道:"好,好!这是大喜事,该向皇上贺喜了。"

  我心中大震,转瞬已经冷静地站了起来,面带喜色,说道:"臣妾等也向皇后娘娘贺喜。"转头又对恬贵人含笑道:"恬妹妹大喜。"

  我这一语,似乎惊醒了众人,也不得不起身道喜,众人纷纷相贺。然而,在这突兀的欢笑声中,各人又不免思虑各自的心思。

  一旁静默的悫妃忽然道:"可是当真?太医瞧过了没?"

  恬贵人微微一震,知道是因为上次眉庄的缘故,含羞点点头,道:"太医院两位太医都来瞧过了。"说着略停了一停,冷冷一笑道:"妹妹不是那起为了争宠不择手段的人,有就是有,无就是无,皇嗣的事怎可作假。"说着转脸向我道:"婕妤姐姐你说是不是?"

  我心头大恼,知道她出语讽刺眉庄,只碍着她是有身子的人,地位今非昔比,只好忍耐着,微微一笑道:"的确呢。果然是妹妹好福气,不过三五日间就有喜了。"

  身边的淳儿"哧"的一笑,旁人也觉了出来,嫉妒恬贵人怀孕的大有人在,听了此话无不省悟过来--玄凌对恬贵人的情分极淡,虽然初入宫时颇得玄凌宠爱,但恬贵人因宠索要无度,甚至与同时入宫的刘良媛三番五次的起了争执,因而不过月余就已失宠,位分也一直驻留在贵人的位子上,自她失宠后,玄凌对她的召幸统共也只有五六次。

  然而我心头一酸,她不过是这样五六次就有了身孕,而我占了不少恩宠,却至今日也无一点动静,不能不说是福薄命舛。

  出了殿,清冷的阳光从天空倾下,或浓或淡投射在地面的残雪之上,却没有把它融化,反而好似在雪面上慢慢地凝结了一层水晶。骤然从温暖的殿阁中出来,冷风迎面一扑,竟像是被刀子生冷的一刮,穿着的袄子领上镶有一圈软软的风毛,风一吹,那银灰色长毛就微微拂动到脸颊上,平日觉得温软,今朝却只觉得刺痒难耐。

  槿汐扶住我的手正要上软轿,身后曹婕妤娇软一笑,仿若七月间的烈日,明媚而又隐约透着迫人的灼热,"姐姐愚钝,有一事要相询于妹妹。"

  我明知她不好说出什么好话来,然而只得耐心道:"姐姐问便是。"

  曹婕妤身上隐隐浮动蜜合香的气味,举手投足皆是温文雅致,她以轻缓的气息问道:"姐姐真是为妹妹惋惜,皇上这么宠爱妹妹,妹妹所承的雨露自然最多,怎么今日还没有有孕的动静呢?"她低眉柔柔道:"恬贵人有孕,皇上今后怕是会多多在她身上留心,妹妹有空了也该调理一下自己身子。"

  我我胸中一凉,心中发恨,转眼瞥见立于曹婕妤身边的华妃面带讥讽冷笑,一时怔了一怔。本来以为华妃与曹婕妤之间因为温仪帝姬而有了嫌隙,如今瞧着却是半分嫌隙也没有的样子,倒叫我不得其解。

  来不及好好理清她们之间的纠结,已经被刺伤自尊,冷冷道:"皇上关怀恬贵人本是情理中事。妹妹有空自会调理身子,姐姐也要好好调理温仪帝姬的身子才是,帝姬千金之体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啊。"说着回视华妃,行了一礼恭敬道:"曹婕妤刚才言语冒犯娘娘,嫔妾替姐姐向娘娘谢罪,娘娘别见怪才好啊。"

  华妃一愣,"什么?"

  我微笑,郑重其事道:"曹姐姐适才说嫔妾所承雨露最多却无身孕,这话不是借着妹妹的事有损娘娘么,多年来嫔妃之中,究竟还是娘娘雨露最多啊。是而向娘娘请罪。"

  曹婕妤惊惶之下已觉失言,不由惊恐地望一眼华妃,强自镇静微笑。华妃微微变色,却是忍耐不语,只呵呵冷笑两声,似乎是自问,又像是问我,"本宫没有身孕么?"

  曹婕妤听华妃语气不好,伸手去拉她的衣袖子,华妃用力将她的手一甩,大声道:"有孕又怎样,无孕又怎样?天命若顾我,必将赐我一子。天命若不眷顾,不过也得一女罢了,聊胜于无而已。"说着目光凌厉扫过曹婕妤面庞。

  曹婕妤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终究没有再说话。

  我静静道:"娘娘说得有理。有无子息,得宠终归是得宠,就算母凭子贵,也要看这孩子合不合皇上的心意。"说罢不欲再和她们多言,拂袖而去。

  次日,欣喜的玄凌便下旨晋恬贵人杜氏为从五品良娣,并在宫中举行筵席庆贺。

  杜良娣的身孕并未为宫廷带来多少祥瑞,初春时节,一场严重的时疫在宫中蔓延开来,此症由感不正之气而开始,最初始于服杂役的低等宫女内监,开始只是头痛,发热,接着颈肿,发颐闭塞,一人之病,染及一室,一室之病,染及一宫。宫中开始遍燃艾叶驱疫,一时间人人自危。

  注释:

  (1)、唐代韦续对卫夫人书的赞誉



《甄嬛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宫廷小说,本站转载收集甄嬛传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